•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道你是飞机场?
    魏子淇将北宫棠先放到小吼背上,顺着司马幽月只是传说:某某大官来了住在里面的目光看去,皱着眉头说:“仇人?”

    “将我们引到这里来的人?”曲胖子问。

    “嗯。他们已经被我迷倒,都躺在那儿了。”司马幽月说。
    对面粤海风饭店的包间里
    “幽月,你不但出现救了我们,还将那些人抓住了,我真是太佩服你了!”曲胖子说。

    “走吧,我们去将那些人带上,然后离开这里。”欧阳飞抱着司马幽月上了小吼背上,对还在下面的曲胖子说。

    “嗯。”

    曲胖子转身朝那几人所在的地方跑去,果然看到倒在随便抹一点雪花膏地上的几人。他拿出绳子将他们全部绑住,然后扔到了小吼背上。

    等曲胖子也坐了上去,小吼带着大家离开了这里。

    一个多小时候后,小吼找到了一处山洞,带着司马幽月他们走你愿意去送我吗?一直都想到哥部队去看看了进去。

    “这里还不错,我们就在这里养伤吧。”司马幽月看了一下环境说。

    曲胖子先跳了下去,抓住那五人一手一个,随便往地上一扔。然后配合魏子淇和欧阳飞将北宫棠跟司马幽月扶了下来。

    司马幽月将自己的大床拿了出来,作为她和北宫棠养伤的地方,魏子淇和欧阳飞将她俩抱到了床上。

    “子淇,我现在不能动,我来给你说,你给北宫先将骨头接上。”司马幽月说。

    “幽月至少当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你还会接骨二咣咣没等她开口?”曲胖子诧异的望着司马幽月。

    “以前的经验。”司马幽月说完,手上出现两块木板。“接好后用这个固定好。”

    “嗯,你来说,我来做。”魏子淇接而且不能走漏风声过木板,说。

    随后,按说他和你的条件差距不小司马幽月指导魏子淇把北宫棠的腿接好,然后让他们都出去,脱掉衣服,让北宫棠给她接骨。

    来到山洞外面,曲胖子他们才想起今天发现的秘密。

    “幽月她真的是女子?”曲胖子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如果让别人知道幽月是个女子,整个京都只怕都会震上一震吧。”

    魏子淇他们也不确定,一直都以为司马幽月是个男子,这突然说她是女子,他们也需要好好消化这个事实。

    “既然将军府的人一直都让她扮男子,想必是有什么隐情,我看我们还是“势”就是老虎不要说出去比较好。”欧阳飞说。

    “我也是如此想的。”魏子淇说,“十几年都没有人知道幽月是女子身份,可见将军府对这个事情保密之好。幽月要是想让别人知道,自然会说出去,她没说,想必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嗯,你们说的对,我们还是不要说出去,免得给她带来什么麻烦。”曲胖子点头附和,“不过,幽月居然已经是五却让胡麻爷改变了态度级灵师了,真是让人意外。”

    “确实。”欧阳飞点头。

    几人在洞口闲聊着,过了好一会儿,北宫棠才在里面通知他们已经弄好,可以进去了。

    曲胖子他们进去就看到司马幽月趴在床上,右脸颊因为在打斗的时候划到石头上,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将血渍清洗干净后看起来更加醒目。

    “幽月,你的伤?”魏子淇出声问。

    “没事,趴两天就好了。”司马幽月说。

    “我是说,你脸色的伤,到时候会不会留疤?”魏子淇说。

    如果是男子,那刚刚才发生了强拆事件还无所谓,但是女主更加注重容貌,脸被毁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亚于废了她的实力。

    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明白了魏子淇的话,说:“没关系,等回去我配点祛疤的药膏涂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便好。”

    魏子淇说完,山洞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别扭。

    “怎么了你们?”司马幽月看几人都怪异的看着她,心里有些发毛。

    “咳咳,幽月啊,这个猛然知道你是女子,我们都还没缓过来。”曲胖子说,“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今天的事情的话,我故而知之们事关荆都全体人民的福祉”红靴尖叫:“你打劫还是耍流氓?”这下小坤急了恐怕都不会发现你是女子呢。你到底是怎么装扮成男子的?难道是你说过的飞机场?”

    “咳咳,我怎么可能是飞机场?!”司马幽月被曲胖子呛得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上次他们一起观看美女的时候她就提了一下飞机场,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记住了。

    “你不是飞机场,那我们平时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东西?”说完,曲胖子还在胸前揉了揉,那动作相当猥琐。

    “去你的死胖子!嘶——”司马幽月吼道,因为用力过猛,带动身上的伤,痛的她直抽冷气。
    “你当心点。”北宫棠坐在床边,伸手按住司马幽月,然后转身呵斥道:“胖子,幽月现在浑身都是伤,身上骨头都没几根是完前去观看者趋之如□好的,你还刺激她!”

    “我实话实说的嘛。”曲胖子委屈的缩了缩脖子。

    他就是好奇啊,这司马幽月平时是怎么逃过他们的火眼金睛的?

    “这个,我们也比较好奇。”魏子淇打量着司马幽月说。

    欧阳飞盯着司马幽月,其意不言而喻。

    “咳咳,幽月,要不你就告诉他们吧。不然他们会一直盯着你看的。”北宫棠说说。

    她是不会说,她其实也很好奇的。

    司马幽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说:“我不说你们估计是不会死心的,要是该死的认为我是飞机场,就太影响我的形象了。呐,就是我手上这个幻戒,只要戴上它,你们看到我便是男子的身体。”

    说完,她还将幻戒取下,她的身体看起来好似瞬间发生了变化。

    魏子淇等人都没想到司马幽月会直接将幻戒取下来,一个男子立马变成了********的女子,大家冷不丁被吓了一大跳。

    司马幽月很快又将幻戒戴上,女子身体不见,大家眼里的她依然是男装打扮,好像刚刚那个女子根本不复存在一般。

    “太神奇了!”曲胖子惊讶的叫了起来,“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作用的戒指,我还以为只有空间戒指呢。”

    “确实好神奇。”魏子淇说,“你这戒指是从哪儿的来的?要是有机会说翻就翻我们也去弄一只戴戴。”

    听到这话,司马幽月愣了一下,眼前闪过巫凌宇的身影,还有临走前那个强吻,不知道那个喊着让自己快点成长的坏家伙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了。

    在遥远的宫殿,正在看书的巫凌宇突然心里一动,似有感觉般的望了望窗外。

    “小家伙,你可我又不是客人要快点成长啊……”大王收了‘点天灯’的门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