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壮士(1)
    (求收藏,对方甚至还答应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支持。)

    进入徐州府城,看见的情形,让郑勋睿的内心更加的担忧,这里还是繁华的,商铺林立,百姓的生活也显得悠闲,若不是在路上看见那些贫穷的百姓和少量的流民,没有人会相信徐州出现了流民。两相比较之下,可以感受到,官府对流民是不理不睬的,也是严防死守的,流民绝不敢靠近徐州府城,也不敢靠近任何的一个县城。

    前些天杨廷枢曾经问及徐州出现流民的原因,无非是三个方面,其一是山东与河南等地,遭受了多年的灾荒,得不到朝廷救济的农民走投无路之下,离开了家园,其二就是河南已经出现了匪患,有愈演愈凶的趋势,土匪杀人不眨眼,农户被迫逃离,其三就是登莱巡抚孙元化的责任了,毛文龙被杀之后,孙元化吸收了大量走投无路的毛文龙麾下的军士,这些人大都是辽东汉人,生性凶悍,打仗不要命,但这些人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纪律性,荼毒百姓,周遭的百姓活不下去,也只有逃命的份。

    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会发生著名的登州莱州兵变,这对于朝廷来说是沉重的打击,要知道为了训练登州和莱州的军队,朝廷是耗费了巨大财力的,特别是莱州,已经成为朝廷火器的主要集中地点,大明军队抵抗后金骑兵,唯一的依靠就是火器,个人的战斗力方面,根本就不是对手,天启三年的时候,支援辽东的浙江军团,这支传统意义上的戚家军,明军之中算是凶猛顽强训练有素的军队,在大浑河畔对阵后金军队,全军覆没,戚继光的侄子戚金阵亡,从这个时候开始,绝大部分的明军都患上了恐金症。

    郑勋睿当然无暇顾及这些事情,尽管穿越了,可他的翅膀还没有力气,无法扇起来,不可能改变很多即将发生的事情。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强大起来,想尽一切办法强大起来。

    郑勋睿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够着急,必须要慢慢来,若是不能够考虑成熟,动作过于的急促了,面临的就是惨败的结局,而且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了。

    十一月十五,众人离开徐州,前往凤阳府。

    徐州州城距离凤阳府城有四百四十里地,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够抵达。

    杨贺照样做出安排,一切都是按照以前的安排进行,没有什么调整,辰时天大亮之后出发,申时就要找到地方歇息,沿着官道赶路,绝不能够走小路或者是山路。

    气候早就变得寒冷,不过这对于加快速度行进的众人反而是有利的,从南京出发的时候,正是晚秋,气候很是适宜,如今是隆冬,气候自然不能够比较。

    郑勋睿有关调整身体的办法,早就灌输到杨廷枢、杨贺、郑锦宏以及杨忠等人脑海里面,就连杨彝和顾梦麟,也略知一二,这种活动胫骨、泡形成了现代与传好心没好报统澡、吃饭和散步的四部曲,对于身体的恢复的确是有着极佳的效果。

    一个多月的游历和奔波,郑勋睿长高了,身体显得更加的健硕,体质比以前强了好多倍,就连杨贺都惊叹,不知道郑勋睿为什么如此能吃苦,骑马的技术就不用说,早就娴熟了,甚至超过了杨廷枢,吃苦耐劳的能力,丝毫不亚于郑锦宏。

    午时三刻,到了第三次歇息的时间。

    杨贺与郑锦宏忙着给骏马喂食燕麦、黄豆和清水,其余人则是慢慢活动胫骨,在官道旁边慢慢踱步。

    官道不远处,一群人慢慢走过来,这群人郑勋睿看见过,当时在马背上,速度很快,故而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等到这群人走近之后,他才发现,这些人衣着褴褛,个个都是面带菜色,队伍之中有男有女,一共病急乱投医十来人,应该是没有办法之后才背井离乡的。
    是他们局里“爸爸的名人
    按说这样的”一谈到龙人,郑勋睿见得不少了,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帮助,大明天下已经开收音机里的主持人说:“现在我们进入有奖问答节目时间始大乱,这样的情形,日后会更多,依靠他个人的力量,根本无力改变。

    但这些人走过的时候,郑勋睿的眼睛眯起来了,他感觉到了一种不一般的气势。

    这些人虽然落魄了,但眼神很是坚定,见到他们这些衣着光鲜的人,没有流露出来畏惧和害怕的神情,更没有流露出来乞讨的意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以前见到的那些流民,看见他们的时候,好多都是站在一边不敢乱动,甚至等到他们走之后才继续赶路。

    队伍制种有一名年轻人,背着一个老婆婆,可能是因为吃不饱的缘故,显得有些吃力。

    郑勋睿稍微思索了一下,快步走到了年轻人的身边,仔细看了看老婆婆的情形。

    老婆婆的脸上显得有些胖,脸色苍白。

    郑勋睿明白了,这是因为饥饿导致的浮肿,若是不能够赶快吃东我说再看看吧西,会有生命危险。

    “郑锦宏,快过来。”

    年轻什么也没说人虽然停住了,但没有用正眼看郑勋睿,随着年轻人停下脚步,其余人也停下了。

    郑锦宏走过来之我望尘莫及后,明白意思,连忙从包裹里面拿出了饭团、馍馍以及熟肉。

    郑勋睿拿出了手帕,仔细的擦去了老婆婆脸上的灰尘,拿起了一个馍馍,仔细的撕成一小片谁代办了?”小付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一小片的,慢慢的喂给老婆婆,他的动作非常专注,根本没有管四周的情形。

    老婆婆睁开眼,电视机还开着稍微犹豫了一下,张开嘴开始吃了。

    老婆婆大概是饿坏了,吃的有些急,眼看着要咳嗽。

    郑勋睿连忙轻拍老婆婆的后背。

    “老人家不用着急,慢慢吃,身体虚弱的时候,慢慢吃慢慢消化,才能够复原的。”

    所有人都看着郑勋睿慢慢给老婆喂馍馍,但没有人上前讨要,其中两个年岁很小的孩子,努力的吞咽口水,也没有上前。

    半刻钟之后,老婆婆吃下了三个馍馍和一块熟肉。

    “好了,老人家哥是过来人一次不要吃的太多了,饿的时间长了,一次吃的太多,身体吃不消,反而不好。”

    “公子,谢谢你了,唉。。。”

    老婆婆的脸上出现了血色,吃的半饱之后,精气神肯定是不一样的。

    郑勋睿扭头对着郑锦宏开口了。

    “所有的粮食都拿出来,分给大家。。。”

    “少爷,都分完了,您吃什么啊。。。”

    “叫你拿出来就拿出来,多什么话,我一顿不吃饿不死。”

    郑锦宏连忙将包裹里面的粮食全部都拿出来了,用一个小包裹包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那块电子表好,递给了郑勋睿。

    郑勋睿将包裹递给了老婆婆。侯副局长想到了他的父亲老侯

    “只有这么多粮食了,老人家招呼大家都吃一些吧,不吃饭铁打的身体也承受不住的。”

    就在郑勋睿将包裹递给老婆婆的时候,李忠也总过来了,递给郑勋睿一个小包裹,这里面同样是粮食,不过是杨廷枢等人马上就准备吃的,郑勋睿将他和郑锦宏全部的粮食都拿出来了,但不要意思要求其他人也拿出来。

    每天准备的粮食都是双份,这也是避免下午有些时候不好找到地方吃饭。

    这么多的粮食,足够这十来人吃一顿饱饭。

    “公子,这怎么敢当啊,你都没有饭吃了。”

    “收下吧,救急不救穷,你们更需要这些粮食。”

    老婆婆接过两个包裹,看着郑勋睿,眼睛里面有着不一般的光芒。

    就在众人都开始吃东西的时候,郑勋睿从包裹里面拿出来一锭黄金,这一锭黄金是十两,折合一百多两白银了。

    “老人家,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带着家人回家去吧,四处游荡的日子不好过,挨过了这几个月,来年春耕的时候,就有办法了。”

    老婆婆看着郑勋睿手里的黄金,没有马上接过去。

    “公子,老身不敢要这么大的财物,公子是善人,让老身一家吃一顿饱饭,就是大恩了,这黄金,还是请公子收好,一路上不安全,公子万万小心。”

    “谢谢老人家的提醒,这一锭黄金,对于我来说不是大事情,可是能够让老人家和家人回到家乡去,就是真正发挥作用了,老人家请一定收下。”

    郑勋睿将黄金放在了老婆婆面前的地上,转身准备离开。

    “公子如此的大恩,老身无以为报,万万不敢接受。”

    郑勋睿扭过头,看着老婆婆,一字一句的开口了。

    “老人家,施恩若是求回报,那就不是施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廷枢也走上前来,将手中一大锭的白银和黄金放在一起。

    “老人家,出门在外,黄金不好兑换,收下这些银子,赶快回家吧。”

    老婆婆看着郑勋睿,说不出话来,郑勋睿最后的话语震撼了她。

    骏马已经吃好吃饱了,郑勋睿对着老婆婆抱拳行礼。
    “老人家保重,在下还要赶路,告辞了。”

    一行人上马飞奔而去,扬起了一阵阵的黄沙。。。

    脸上早就恢复血色的老婆婆,弯腰拿起了地上的黄金白银,看了好半天。

    很快,老婆婆的脸色变化了,隐隐间露出了不容置疑的气息,她对着先前背负他的年轻人开口了。

    “小三儿,不管你想什么办法,都要跟随这位公子,你若是不能够跟随公子,就不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