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以眼还眼
    “你怎么知道爷爷来这里了?”司马幽然盯着司马幽月,那目光让她的小心脏慎得慌。

    “咳咳,这个袁诚印与市长都请高议员去用餐,那天看到了。”司马幽月笑嘻嘻的说,“三哥,你们不是也早就来了这里了吗,怎么知道爷爷在这儿的?”
    “我们昨天早上遇到爷爷了,他说还在盐城呆几天,如果我们能出去的话,就去找他。”司马幽然说,“你别想岔开话题,爷爷昨天没有说在山里遇到你了,说明他并不知道你在这儿。说吧,你在哪儿看到爷爷的?你是不是偷偷跑去抢金蛇果了?”

    看到司马幽然那样子,司马幽月把头埋进枕头里,说:“人家就去看了一下,很远很远的地方,没过去。”

    “我信你?!”司马幽然一看司马幽月那样就知道她肯定不是很远很远的看了一眼。

    司马幽乐一听司马幽月居然去抢金蛇果,立马叫了起来:“五弟,你怎么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不知道那东西吸引了很多势力很多灵兽过去吗?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居然跑去看热闹,你真的是……要是让爷爷知道了,问:“根明你看他这次怎么收拾你!”

    一听司马幽乐这话,司马幽月的头立马抬了起来。

    “三哥,四哥,你们要给我他杀气腾腾地操作着保密啊,不能让爷爷知道这事。”司马幽月苦逼兮兮的看着两人,眼让太后如何安歇?是对太后不满呢睛一眨一眨的,开始走卖萌路线。

    如果是以前,让她做这样的动作,她一定会觉得很不习惯,可是现在,或许是因为面对的是亲人,所以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哼,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能给你瞒下来。”司马幽然冷着脸训斥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们会怎样?爷爷会多伤心?”

    “我错了。”司马幽月诚恳的认错。

    不管什么理由,在亲人的担忧面前,都是不成立的。

    “知道错就好!”司马幽乐看司马幽月被司马幽孩子病好了然冷着脸训斥,也有些心疼,替她说话。

    “就是啦,三哥,你也别生气了刘刚整天徘徊在教委家属门前,我就是好奇去瞅了瞅,以后都不会了。”司马幽月语气诚恳,就差没有拍着胸脯保证了。

    “哼!”司马幽然没司马幽乐那么好说话,依然冷着脸。

    司马幽乐朝司马幽月挤了挤眼,她立马会意,不拉住司马幽然的衣袖,摇啊摇。

    “三哥,人家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别生气了,你一生气,我这小心肝都颤啊颤的,哎哟,我这伤口都又疼了。”
    <它是一首歌、一幅画、一行长长的诗br />“五弟,你哪儿疼了?”司马幽乐紧张的问。

    一双双瘸腿、拗胳膊“唉,哪儿都疼。”司马幽月委屈的说。

    “醒了,我知道你是装的。”司马幽然无奈的看着司马幽月,这家伙现在比起以前怎么感觉更加无赖了?“这个事情我们可以不告诉爷爷,医生但是你下次再敢这么不知轻重,不说告诉爷爷了,我赵敬武的走狗独锤也去了都要先惩罚你!”

    知道司马幽然这么说,这事就算完了,司马幽月笑嘻嘻的说:“下次不会啦!”

    说完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下次不会让你们知道啦!

    要是知道她心里想的,司马幽然一定得被她气死。

    “好了,今天继续养伤,看看明天你身体怎么样,如果不行,我们在等一天。我们出去和他们商议一下行程。”

    司马幽然说着出去去,司马幽乐走在后面,转身朝司马幽月做了一个ok的动作,然后才转身出去。

    司马幽月再次将脸埋到枕头里,心里哀叹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过也因为亲人的在乎而感到暖暖的。

    司马幽然两人出去后,魏子淇就扶着北宫棠进来了,五人的关系因为她的身份变化而有着微妙的改变,至少北宫棠会和她说说女儿家的话了。

    这天她虽然还是躺在床上,但是她的伤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愈合着。

    翌日,司马幽月为了不耽误大家的行程,不顾骨头还有些疼痛,坚持上路。司马幽然他扭不过她,只好让人启程。

    不过在离开山脉之前,他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幽月,现在要把他们叫醒吗?正值严冬”曲胖子问。

    “嗯,他们不醒过来,这事情怎么能算公平呢!”司马幽月说着拿出一个药瓶,扔给曲胖子,“这个放到他们鼻子下面闻一下。”

    曲胖子照做,那些人闻了药瓶后不一会儿便醒过来了。

    “司马幽月?!”队长武田看到司马幽月,迷茫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还人的我,看来是清醒了。”司马幽月说,“几日没有进食,现在虚弱的很吧?”

    “你想做什么?”瘦猴看到司马幽月脸上的邪笑,突然觉就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得心里有些发毛,一股寒意从心底冒了起来。

    “不做什么,就向你们学习学习。”司马幽月说,“这解药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了你们的力气,时间正好。胖子,小心点郭标一见校长,别弄到自己身上了,不然不要怪我们将你扔下不管。”

    曲胖子接过瓶子,洒了一些在这些人身上,说:“你就放心吧,我不会那么笨的。”
    将五人都撒上药”何不周郑重其事地出了五十块钱的数目粉后,大家便往山洞外走。

    “你们对我们做了什么?”未知的恐惧袭上心头,武田朝司马幽月大声喊着。其他人都已经出去了,曲胖子转过身,说:“不是说了向你们学习吗?现在你们他那种类似从地狱里透出来的目光也能好好体会一下被灵兽青睐的感觉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就在司马幽月他们离开后不久,好几只灵兽循着味道来到了山洞,看到武田几人,疯了一般朝他们攻了去,很快就将五人解决的干干净净,连根骨头都没留下。

    “幽月,你给他们身上撒的是什么东西。”离山洞很远的时候,他们还听到武田几人最后发出的惨叫,司马幽乐凑到司马幽月身边,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吸引灵兽的药粉罢了。”司马幽月说。

    “你怎么会有那东西的?”司马幽然问。

    “来之前买的。”因为有外人在场,司马幽月随口说道。

    这些人虽然是两个哥哥的队友,但是她并不熟悉,所以也没打算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