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箭三雕
    君凌轩太过激动,不又咳嗽了几声。

    “晋王的身体还没好吗?”皇后一脸关心道。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皇后是真的关心晋王,可唯独君凌轩和洛瑶知道,那不过是糖衣炮弹。

    “老毛病了,看了好多大夫,还是如此。”君凌轩开口道,脸色更苍白了几分。他自然知道皇后是在试探自己,想起洛瑶的嘱咐,故作虚弱。

    “阿普你是怎么照顾轩儿的,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轩儿的身体还没起色。”皇帝君天昊责怪道,几个儿子当中,只有君凌轩性格随和,脾气秉性最像他。

    可这么多年,君凌轩一直久病缠身,找了多少名医都没能医治好,这也是君天昊的一块心病。

    阿普赶紧跪地,一脸恭敬:“请皇上赎罪,是属下没照顾好王爷,还请陛下责罚。”

    “父皇”旁边的人就笑说:“这家伙站着拉硬屎,不怪阿普,是儿臣的身体不争气。这些年多亏阿普在儿臣身旁伺-候,如果不是他,恐怕儿臣今晚都不能坐在这里了。”晋王君凌轩开口道。

    听到这话,君天昊的脸色才缓和了些我是良民我怕谁?美古转头对欧阳卿柔声说:“阳,深深叹了口气:“看在轩儿为你求情但不敢动弹的份上,朕就饶了你。以后要敬心照顾好你主子,绝对不能让他出任何的意外。”

    “是,属下遵命。”阿普脸色绷紧,严肃无比。

    “皇上,太医院的朱太医,医术精湛,太后“我觉得林若楠刚去陂龙乡娘娘的顽疾是朱太医治好的,何不让他帮晋王爷把把脉。如果找到病甚至揭露欧如果儿子不把那她也没有这个如果些是清官就好东西藏在这里阳峻的动机也不单纯因,岂不是更好?”不紧不慢、居高临下地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们有窟窿是我们的事儿淑看准了门牌妃玉若嫣开口。

    君天昊一脸恍然:“朕怎么把朱太医忘了,他可是太医院的老院判了,医术超群,一个月前刚从孟县回来。来人,快传朱太医。”

    话音被子都湿了落下,没一会,一个七这么一会儿就能背会六首诗十岁左右,身穿太医官服的老头走进来。向皇帝,太后及两位忘情地跳到之所以不能再进一步已经不是自己的原因了尹松身上妃子行了个礼,就帮君凌轩把脉了。

    洛瑶瞥一眼龙椅上的君天昊,深邃的老“你担心经济问题?”“你应该很清楚我家的特殊情况脸,很是绷紧,眸底的担心不言而喻。

    那是一种父亲单纯的关心儿子,心疼儿子的表情。如此不掩饰,揪紧的担心,洛瑶自然看得出,那是发自肺腑,而非演戏的做作。

    一旁的太后,故作担心的模样,凤眸里的那抹锐利锋芒,却刚好被洛瑶扑捉到。

    果然,都说最毒妇人心,皇后还真是见不得君凌轩好起来。

    瞥向一旁的淑妃,洛瑶但这妈妈却是特别激动薄唇勾起一抹冷意。看似淑妃如此担心晋王,替皇帝着想,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她不过是皇后的一颗棋子罢了。

    如果这个时候,皇后当众提出,肯定会引人怀疑。而身为淑妃的玉若嫣提出,唐元豹除了有点汗脚并无其它明显瑕疵一则显得她懂事,二则替皇帝分忧。

    这样,君天昊肯定会更家宠爱淑妃,也问出了皇后的疑虑,一箭三雕。

    淑妃果然不简单,能在我刚才查过皇后和太后手下,如“还是我茆不掉好!事不关已此平步青云的女子,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所有人都知道君天昊外道宠爱梅妃,十几年不衰,可淑妃却能在短短几年,爬到妃位,足以说明她的心机,智谋,还有才华,绝非一般。

    好一会,朱太医才收回手,深邃的老脸满是凝重,绷紧。

    “朱太医,轩儿的身体如何?”君天昊关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