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和好如初
    只见苏慕容依旧冷着脸,莫释北不想说了,她这会儿心里已经膈应了,便冷声质问道:“你和顾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莫释北被问的莫名其妙,“猪是右倾什么怎么回事。”

    “怎么,还想瞒我吗,顾念都已经告诉我了,莫释北,你是在可怜我吗?”苏慕容觉得委屈,本来不想哭,可是一说,鼻子一酸,眼泪就想往下掉。

    莫释北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个紧急刹车,连忙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而后一脸关切地问道:“慕容,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女人又跟你说什么了。”

    莫释北的慌乱,看在苏慕容眼里分明就成了心虚。

    她一下子就推开了莫释北,而后冷冷地说道:“莫释北,你别在我面前装了,要不是你给顾念说了好话,她可能给我代言么,莫释北,我说过,我用不着你可怜我!”

    莫释北伸出去的手不由地愣了一下,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合着苏慕容昨天到今天都因为这件事情在生气呢。

    再一联想到,苏慕容昨晚跟自己吵架时候说的话,莫释北也一下子有些恼了,他急于辩解地说道:“苏慕容,我莫释北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说跟她没有半分钱关系就没有半分关系。”

    “呵呵。”苏慕容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顾念当时说的话,还记得清清楚楚,她就是说是受了莫释北的请求。

    也是,就凭苏氏现在的实力,顾念怎么可能那么决绝地单和自己一家签约。

    只可惜,当时自己并没有想到这一点,要不然她才不敢再住下去不会签约,然后一直恶心自己。

    “我冰如是再也忍不住了从没有跟她说过这话,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可以当面对质!”莫释北也有些生气,不仅是气顾念随便乱说话,更是生气苏慕容不相信自己。

    苏慕容见莫释北说的如此信誓旦旦,也一下子愣住了,心里似乎也有些动摇了。
    要是顾念徐冰惊着了真的说了,莫释北怎么敢对质,难不成真的是顾念在骗自己,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质就对质。”苏慕容脖子一横,”何胡氏说仰着头冷冷地说道。

    “好,这是你说的,苏慕容,你要是冤枉我了,你打算怎么办?”莫释北冷笑一声,说道。

    苏慕容被莫释北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发毛了,看着他那一双坚定的眼神,苏慕容的决议如果真的顺了老妈也没有之前那么肯定了。

    “我不是不相信你,是顾念亲口跟我说的,要是真的没有这一回事,顾念为什么还要和我合作。”苏慕容有些心虚地说道。

    “那你到底还相不相信我!”莫释北你念一句猛地提高了声音,大声地质问道。

    这下,苏慕容的心理防线算是彻底崩溃了,她本来也只是怀疑一下,哪里想到莫释北会生这么大的气。

    当下,苏慕容脸上也挤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上前就要搂住莫释北的脖颈,撒娇地说道:“好了,老公,我相信你还不行吗?”

    莫释北倒是没有想到,苏慕容这丫的翻脸比翻书还快,虽然心中已经气消了大半,但为了给苏慕容一个教训,莫释北还是依旧冷着脸。

    他任由苏慕容搂着自己的脖子,又亲昵了一会儿,他才冷着脸说道:“以后还随两个同等的职位不随便怀疑你老公。”

    苏慕容连忙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她就是这样懂得随机应变,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该撒娇的时候嘛,她也绝对不会心软。

    当下,苏慕容就恨不得把莫释北的心给融化掉,亲昵地靠在他的怀中,笑靥如花地说道:“好了,老公,我不该怀疑你,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

    莫释北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而后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昨晚跟我闹那么大的脾气,怎么不直接跟我说。”

    “这事我怎么说,要真这样,你不也是为了帮我么,我说了,要是真的,你还不说我狼心狗肺。”苏慕容撇了撇嘴,身子也从莫释北怀中要起来。

    莫释北却是一下子楼主了苏慕容,就在她惊诧的瞬间,莫释北却是再次吻了过来,一只手就要伸进胸口。

    苏慕容吓得大声尖叫了一声,莫释北却是十分留恋地在她唇边扫了扫,而后说道:“回家之后,你打算怎么认错?”

    苏慕容哪里不知道莫释北心里在想些什么,顿时双颊一红,忍不住投了一个白眼过去。

    她友四又问桥板钱迅速起身,拉好了自己的衣服,有些不满地说道:“莫释北,我现在还怀孕呢。”

    “你不是办法挺多的么。”莫释北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容,那意思不言而喻。

    “莫释北!”苏慕容有些嗔怒。

    “你叫我什么。”莫释北皱起了眉头,很不开心地说道。

    苏慕容的眼神也就立马弱了下来,小声地叫道:“老公!”

    “大声点,听不见。”莫释北提高了声音的,再次说道。

    “老公,好了啦。”苏慕容撒娇说道。

    “等回去之后再收拾你。”莫释北冷酷地丢下一句话之后,车子这才重新开起来。

    接下来,倒也是一路甜蜜,苏慕容因为知道自己误会了莫释北,心里也有些愧疚。

    不过依旧让她搞不明白的是,顾念为什么要真的和自己合作呢,就算是为了挑拨自己和莫释北的关系,也用不着这么拼吧。

    况且自己现在还怀着孕,她做什么都是徒劳啊。
    想着想着,苏慕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她实在是太累了,本想眯一会儿,却不曾想到就直接睡了过去。

    莫释北眼里满是心疼,搞不懂苏慕容为什么要这么拼,昨晚还在医院里,就不知道好好休息一晚上吗。

    等到了家里,云宜已经早早知道苏慕容要回来,已经安排人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紧接着就看到莫释北抱着苏慕容进剥开一层心来了,起先还是莫官妡最先看到的,顿时着急地跑了过来,小声地问道:“大哥,嫂子这是怎么了。”

    莫释北冰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睡着了。”

    看着莫释北直奔楼上,莫官妡的小嘴也不由地撇了一下,看着两人这么亲密,合着两人这么快就和好了。

    莫楚昕刚刚才从医院回来,老爷子那边还没有醒过来,要是真的就这么去了,莫楚昕在这家里也就没有了依靠。

    因此新仇旧恨加起来,莫楚昕此时也是一脸厌恶地望着莫释北的背影,忍不住幸灾乐祸地说道:“听说她昨天忤逆老爷子,还经过许多年的变革把自己给气倒了,也不知道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有没有事。”
    有事叫人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没了,而且从今两人还经常去打游戏机往后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莫官妡心里就是一阵怨毒,要是苏慕容肚子里的孩子掉了才好。

    莫官妡一听,顿时回过头狠狠地瞪心想了莫楚昕一眼,别以为有老爷子撑腰,你就可以随便乱说话了。

    莫楚昕我再着手处理萧厚昆还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因此她也立马迎上了莫官妡带着几分警告的目光,再也不像当初那般顾忌了。

    “小人得志!”莫官妡小声地骂了一句。

    莫楚昕自然是听到了,但下也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看来就算老爷子认了自己做干由于他礼贤下士、爱民如子、经济建设和防务工作搞得也不错女儿,在这个家,她还是没有地位。

    想到这里,莫楚昕不由地冷哼一声,眼里的怨毒也慢慢地收了起来,最后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看啊,还是得好好劝劝慕容啊,要是再这么大的脾气,这孩子也无法安定啊。”

    “想我当初怀孕的时候,就算是有矛盾,我也都是隐忍退让,生怕和人闹矛盾……”莫楚昕得意的时候,也不禁将自己当初的事情说了出来。

    客厅里面,不仅有莫官妡,还有莫权和莫杰森,和莫奈儿与何淑芳,“嘿大家一听莫楚昕这话,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精彩了。

    不过众人依旧没有多说什么,听听也就过去了,马上就要开饭了,谁也不想惹得不痛快。

    莫杰森也是今天上午,才听说苏慕容昨晚出事了,一想到昨晚大家都去了医院,幸好莫官妡留在了家里。

    要是真的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苏慕容出了问题,还真的没有人能帮忙。

    本来莫杰森心里就觉得有些愧疚,如今再一听莫楚昕那幸灾乐祸地话语,就有些不舒服了。

    “行了,你哪些破事,我们在座的人谁不知道。”莫杰森直接不耐烦地打断了莫楚昕拿洋洋自得的话语,而后接着说道,“嫂子就算再怎么生气,也没有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手。”

    “某些人连害自己孩子嫁祸别人的事情都做得出,现在还好意思在这儿说,脸不要太大。”莫杰森就直接讽刺地说道。

    “就是,某些人还是不要太自我感觉良好,嫂子再怎么样,也还有大哥疼爱,刚才看着大哥抱嫂子进来,她恨过龙绍川我可是羡慕死了。”莫官妡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就是要气死莫楚昕。

    果然,莫楚昕一听到几个人都在挤兑自己,顿时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了。

    当初的事情不是说好都不要提了吗,而且没有证据的事情,她们凭什么乱说。

    当下,莫楚昕也是冷哼一声,直接起身说道:“老爷子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敢说这话,难不成就是想欺负我一个孤家寡人?”

    “哎呀,这话说的,都是一家人,哪里有谁欺负谁的,是吧。”莫奈儿在一旁打圆场。

    “就是,就是,马上都要开饭了,还是一个人少说一句话吧。”何淑芳也在旁边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