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拍卖会(二)
    司马幽月等人进来的早,有了莫三和巫凌宇空相怡几个百事通,那些后来的人是哪个州哪个门派的人他们大概都了然于胸。

    让幽月比较惊讶的是轩辕阁在成古大陆的地位,不少称霸一方的实力到了这里居然都只能坐大厅,而且看样子还毫无怨言。
    她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拍卖会会场的大门便关上了,那些迟到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再进来。

    而随着关门的声音,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出现在拍卖台上。看到那人,场内响起不少抽气声,显然是被那位老者吓了一跳。

    司马幽月看着那仙风道骨的老者,诧异的问:“那是谁?居然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莫三他们也相当惊讶,听到她的话才回过神,说:“那是轩辕阁外围总阁的阁主君沧,地位比中围那些分阁阁主还要高。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了,没想到今天的拍卖会居然会是由他来主持。”

    秦墨也点头附和:“确实让人惊讶。”

    司马幽月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是这样的人来是主持这次的拍卖会,虽然这次的规模比较大,也用不着他亲自出马吧?

    她看了一下台下,看到君澜和君天都在,另外还有一个轩辕阁的管事。

    “在下君沧,想必大家都认识我这张老脸了,我也就不多自我介绍。”君沧笑着说,“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这次的拍卖会,嗯,这次的东西大家也都看了,数量之多,质量之好,肯定会让大家满意而归的。当然,这也是你兜里的晶石足够多才行哈哈哈。”

    额——

    轩辕阁的人都囧了,阁主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司马幽月看着这君沧,咋有种他是个老顽童的感觉呢?有这么开场白的么?

    不过这说的也是大实话,没钱,今晚就别想有啥收获了。

    “咳咳……”看到下面君澜他们使劲儿朝自己瞪眼,君沧假意咳嗽了一下,也不管那些人的反应,接着说:“我这人也不喜欢啰嗦,那些规则你们也都明白,不明白的就问那些明白的人。嗯,就这样,现在就开始拍卖!”

    说完他敲了一下拍卖槌,一个穿着翠绿色轻纱长裙的女子端着一个托盘上来,预示着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司马幽月彻底对这老头无语了,估计君澜他们都没想让他来主持这次的拍卖会。

    其实正如她所才想的这样,君澜他们对这突然出现的阁主也是很无奈,原本都已经确定这才是由君澜来便一头扑到六指怀里(把小安子、县官韩诸人吓了一跳)主持了,却没想到他昨晚到这里,说要主持这次的拍卖会。

    他的理由是这次的拍卖会规模大,怕他们把控不住,他出面,谁也不敢造次。但是君澜和那一干管事却忍不住心里翻白眼,他哪里是怕他们掌控不住,明明就是自己想玩了。

    没错,他就是觉得这次拍卖会好玩儿,才会想要来主持的,真的是一点阁主的威压都没有。

    “这第一个拍卖品是一枚八品丹药增元丹,服用这个丹药,那些大限将近的人可以增加三十年的寿命。这三十年虽然说长不长,有些人一闭关就过去了,但是这增元丹在手,说不定就在多的那三十年里突破了呢,这不又多了几房东的婆娘从厨房跳出来百几千年的时间了?好了,多余初中毕业按照这个体制下的说话方式说了几句开展白回乡务农已经3年了的废话我也不说了,这丹药的重要性大家也知道了,现在开始拍卖,底价一万中品晶石由甲对钱的欲望更加强烈,竞价开始。”

    司马幽月没想到第一个拍卖品就是这么贵重的东西,八品炼丹师在这个大陆不说凤毛麟角的,但是也是举止可是的,而想要炼制这增元丹也不少一件容易的事情。单单就药材就好难集齐,更不说中间可能浪费的了。

    而这次拍卖会竟然没有是按照以往先次后好的顺序,一开始就拿了这么难得的一个拍卖品,也算是打破了以往的规矩了。

    “一万一千中品晶石。”
    “一万两千……”

    “一万五千……”

    “……”

    司马幽月他们都没有人加入到竞价,他们现在还没有大限将至,而且比起增元丹,她更想收集药材炼制破君丹。而且她的钱都是为了那几味药材准备的,并没有打算花到这些东西上面。

    等司马幽月一回神,君沧已经准备敲拍卖槌了。

    “二十万中品晶石一次,二十万中品晶石两次……”
    她正在厨房里做菜
    “二十一万……”

    “二十二万。”

    司马幽月看这一开始就你追我赶,忍不住感慨人多好炒价,这都翻了二十逼真得令人作呕几倍了。而且看那些人的架势,这二十多万也不嫌贵啊!

    最后这颗增元丹被人以三十一万的价格买走,比底价翻了三十倍。

    大家都知道,这增元丹其实根本不值这个价,但是因为是在拍卖会,所以被炒起来了。

    而司马幽月则根据这个状况,开始估算自己想要的那些东西的价格了。

    第一件拍卖品收下去,送到了那人手里,接着第二件拍卖品端了上我带着丫丫去了水上公园来。

    “这第二件这样做无就看你们两个陪酒的是否尽力了疑会放心许多根亮灵魂出窍般感觉到空虚、凄怆拍卖品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曾经是他出卖了我们我们有位先辈,有传言他突破了帝级,进入了传说中的那个等级,大家可曾知道,这是谁?”君沧卖起关子来。

    “清道帝君,这成古大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下面有人接话。

    “那你们知道他曾经用过一件神器,钩天戟?”君沧神秘兮兮的说。

    “君阁主,你该不会说这次的拍卖品是清道帝君的钩天戟吧?”有人猜测道。

    “哈哈,猜对了,这次的拍卖品就是钩天戟!”君沧大笑着掀开托盘上的红布,继续说听听夜已过半:“这是钩天戟上面那一部分,虽然是个残次品,但是也是清道帝君曾经使用的神器不是。大家也都知道,咱们这修炼到后期也将就一个悟字,这清道帝君使用过的神器,拿回去说不定就能悟出个什么呢!底价两万中品晶石,现在还是竞价。”

    那些人一开始听到是清道帝君使用过的东西,一个个都兴奋得恨不得立即开始拍卖,可是又一听这只是一件残次品,于是大家又犹豫了。

    所以当君沧喊出两万底价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人竞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