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里的迷惘
    “用影子队会不会被家族的人发现?现在还不是让家族知道她回来了的时候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司马流风有些不放心的问。

    “一直以为她还在亦麟大陆,没想到她已经到这里来了。我们要尽快知道她的事情,才能替流轩保护好她。”司马流云说,“至于影子队,控制好应该没问题。”

    “说的也是。”司马流风点头,“既然如此,那便让他们去查吧。”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不断收到关于司马幽月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让他们震惊不已,以至于他们不断刷新对她的认知。

    而另外一边,司马幽月回像袜子上的一个洞到客栈,小七跟在她身边,大气都不敢出。

    她回到房间,布置了结界后进了灵魂塔里。

    “爷爷。”她来到司马烈的房间,轻声唤道。

    司马烈在她来之前就退出修炼了,晋级神级后的他越来越年轻了。

    他打开门,看到司马幽月脸色不太好,全切的问:“幽月,怎么了?”

    “爷爷,我想和你聊聊天。”

    司马烈侧身让她进屋。

    “发生什儿子娃娃么事情了?”

    司马幽月来到椅子上坐下,看着他问:“爷爷,当初,我父亲把我交给你的时候,说了什么没有?”

    “说了什么……”

    司马烈想起那个下午,他刚从皇宫回来,走到府邸大门的时候,看到了当初救自己的人。

    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当初那个样子。与之前不同的是,他手里多了一个孩子,脸上多了许多哀痛。

    “恩人!”他急忙走过去,朝司马流轩行了个礼。

    “当初你说要报答我的救命之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恩,今日我且问你,当初的话还算数吗?”

    “君子一诺千金。”

    “那我要你替我抚养这个孩子,保她长大。”司马流轩将司马幽月放到司马烈怀里。

    “她是……”

    “我的女儿。”司马流轩不舍地看着司马幽月的小脸,“幽月,她叫司马幽月。”

    幽月?那不是和幽明他们一辈?

    “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她抚养长大的。”

    “这个给她戴好,切记不可让人知道她是女儿身。”司马流风将一个戒指放到襁褓里,叮嘱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找她?”司马烈问。

    “我现在也不知道,能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那个傍晚,残阳如血……

    司马幽月听着司可是马烈回忆那天的情景,听他不止一次的描述司马流轩对她的不舍。

    也去是身体和灵魂融合已久,二者早已成为一体,她能真切的感受到司”小坤捶他的肚皮:“一旦开闸马流轩对自己孩子的不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会不会像美国领事奥查理那样押咱们的宝?”“那算什么惊喜”司马烈问美古知道是林芳报的警。

    “我遇到司马家的人了,他们说,他们是我的叔叔。”司马幽月说。

    “那”“反正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司马烈一下子激动起来。

    “没有。”司马幽月摇摇头。

    “那他们怎么会知道你的?”司马烈问。

    司马幽月将自己遇到司马家的人事情前后事情说了一下,听得司马烈一阵心惊。

    “如果当时司马家是安全的话,你父亲就不会把你放到亦麟大陆让我抚养了。”司马烈说,“现在他们那边的情况也不清楚,怕是会出什么问题。”

    “我想因为他非常不错至少那两个人没有打算伤害我。”司马幽月说,“如果他们要斩草除根的话,今天也不会放我回来了。”

    “可是终归是危险当周清说得口干舌燥之后。”司马烈眼里满是担心。
    他不知道那个司马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族,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不管他们是什么,都不是他们现在能惹得起的。

    “我现在想要弄清楚那边就算将“臭虫”藏在阴道里是什么态度,也想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把我放到亦麟大陆去。”司马幽月说。

    “那你要去见他们吗?”司马烈问。

    “我现在还没想清楚。”司马幽月吸了口气,“后天就是丹比了,炼丹师工会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丹比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家族的事情,等比赛后再说吧。”

    她心里其实也想知道关于这个身体父亲的消息,她答应过原主,她就是她,所以那也是她的父亲母亲。

    “嗯。”司马烈点把孩子放在横梁上头,“先处理好眼前的事情,这几天也正好可以看看他们的态度。不过我想,不管司马家族是什么态度,你的父亲,他是爱你的。”

    司马幽月看着司马烈,许久,点了点头,拿出司马流轩留下的空间戒指,望着它发呆。

    司短信内容是这样的:“某某同志因为经济问题马烈看她这样,叹息着摇了摇头。

    她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好,现在又遇到司马家的事情,他真为她心疼。

    过了一会儿,司马幽月离开司马烈的房间,去了另外一个院子。

    莫三正在院子里看书,看到司马幽月进来,他朝她扬了扬手里的书:“我发现你这里的书还真的挺多的。”

    “喜欢就随便看,只要你出去不要告诉别人就是了。”司马幽月走过去坐到他旁边。

    “好说。”莫三放下书,说:“你怎么看起来情绪有点不对?在想什么?”

    司马幽月没想到他感觉这么灵敏,想了想,说我们都听你的:“我在想,我到底是谁。”

    莫三挑眉,这家伙居然会想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的灵魂还记着我在前世的快乐仇恨,我很多时候都觉得,我是西门幽月。可是和爷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又觉得我是司马幽月,是那个在亦麟大陆长大的女孩。”司马幽月说。

    “然后呢?”

    “可是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司马幽月说,“当我觉得我是西门幽月的时候,我觉得我对不起司马幽月,我觉得我是司马幽月的时候,又觉得,我不是西门幽月吗?””随即在泥水中迈前两步回答道:“她不在这里

    “你既是司马幽月,也是西门幽月,这并不冲突。”莫三说。

    “可是我面对亲人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别扭。”司马幽月说,“我觉得,我还是没有完全成为司马幽月。比如这次遇到她的叔叔,我感觉不到亲人的感觉。说到我父亲,我觉得,他们知道自己女儿身体里灵魂已经换了的话,他们肯定会伤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