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那你爱上我试试看?
    “什么关系?”

    “按理说没关系。”

    “…………”苏慕容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他下一句话就把她推入地狱。

    “但莫释北已经爱了她很多年。”

    “…………”

    “你与他结婚那一年,是莫权和楚昕在一起的第二年。”他不停地鼓动大家下注

    “莫权和莫楚昕?”苏慕容忍不住问道,忽然想清什么,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明白了……”

    难怪他最近这么怪异,难怪他刚才又是喝酒又是抽烟,难怪他刚才会低声下气地求她别走。

    她都想明白了。

    莫萧见脸色有些不对劲,忽然有些后悔自己那么早告诉她,“慕容……你……”

    “不用担心。”苏慕容脸色平静地冲他笑了一下,无所谓道,“今年一过我就会和他离婚,所以这些我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莫萧一喜,但还是皱眉问:“为什么……”

    “我以前和你说过吧?我和他结婚本身就不是因为爱情。”

    对。院里倒是有人来来回回走动

    这才是初衷。

    她现在竟然会开始为他伤心难过,甚至有时候会为他吃一些莫名其妙的醋,这些都是不应该存在的事。

    她站起来:“没事的话我就先上去了。”

    “你小心点。”

    莫萧看着她高挑的背影,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也许有时候莫家的人说他天真是对的,他为达成一件事不会思考太多,只要能达到结果就好。

    苏慕容在上电梯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刚才莫萧的话,莫释北爱莫楚昕很多年了?他爱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

    当电梯尴尬的是赵老歪的门打开的时候,她知道莫释北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了。

    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和一个女人相拥靠在自己房间的门口,莫楚昕似乎很伤心,不停地在哪里小声说着什么。

    最刺眼的莫过于莫释北脸上心疼的表情,他紧紧地抱着他,时不时底喃温柔的说几句,一手还轻轻地拍着她颤抖的背。

    很好。

    她在心里冷冷道,转身进入电梯内,再次下楼,莫萧在沙发上拿着iPad打游戏,听到动静抬头一看,他扔下正在通关的游戏,问:“怎么下来了?”

    苏慕容很郁闷,她走到他面前拽起他的手,颤抖着说道:“我想出去!你带我去酒吧去KTV夜总会都可以!我想喝酒!”

    “慕容,你怎么了?”莫萧站起来,看到她泛红的眼眶,忽然都明白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声问,“看到莫释北和莫楚昕在一起你受不了了?”

    苏慕村长不高兴的说容颤抖了一下,忽然甩开他的手奋力往外跑。
    莫萧一惊,站起来追出去,却不见她踪影。

    他无比懊恼,她肯定是讨厌自己刚才那么不负责的行为,但以前他只要这样那些女孩都来投怀送抱了啊!

    想不了这么多,他冲出外面到处找起来,不能喊她名字否则会让全部人都知道她跑出去了,他只能一个人慢慢寻找。

    而苏慕容不停地往外跑,这座庄园那么大,她跑了很久都不见进来时的那个大门,无力地跌在地上,鼻子一酸,她想家了。

    这里那么大那么多人她却觉得很冷很危险,她以为自己能应付一切,却一见到那个画面就忍不住崩溃了。

    这时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她看到一双棕色的皮鞋和修长贴身的西装裤,她抬头,看到莫权。

    她站起来,准备走回去,这时他抓住她的手,冷冷地问:“要喝酒?”

    苏慕容甩开他:“我就是想喝也不会和一个曾经绑架过自己的男人喝!”

    “那么在意这件事?”莫权把手放回口袋,看到她一副为情所伤的样子,忍不住轻蔑地笑了,“苏慕容,你说现在莫释北知道你跟我走了,他会推开莫楚昕出来找你?”

    “这是我的事!”苏慕容冷言道,却没再跑了。

    “想不想试试?”莫权一副掌控全局的样子,苏慕容冷笑一声,“莫权,我先告诉你,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利用我的人。”

    “所以?”

    “你觉得我会甘心跳进你设的这个圈套?”

    “如果你想逃,刚才就应该跑了。”

    “我需要酒!”苏慕容受不了自己一安静下来就想那些事。

    “我有,你跟不跟我走?”莫权见她动容的样子,慢慢靠近她抬起她的下颚,低声蛊惑道,“苏慕容,承认吧,你爱上他了。”

    “我不会爱上他!”

    “那你试着爱上我看看?”

    听到这句话,她嘲讽地大笑出声,一把甩开他的手,她眨着迷离的眼眸,笑的诱人魂魄,“莫权,你这样我是不是能理解为对我有好感?”

    “不止。”

    他这种冷漠的样子,像极了莫释北,她有些难过地往回走,“我不会任凭自己这么堕落,莫权,如果你想挑你的棋子,恐怕找错人了。”

    莫权微微眯起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失魂落魄地往前走,他心里突然有种不言而喻的感觉。

    他还没有开始布局,还没开始挑选棋子。

    苏慕容,你想多了。

    “喂,苏慕容。”

    听到他在后面喊自己,她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他。

    莫权眯了眯眼,深沉地看着她,半响,他才别有深意道,“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苏慕容反问,“你希望我问你什么?”

    莫权沉默一会,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阴沉的眼像是在思考约飞在美丽的蓝天上定俗成的规矩是一个人的外号全家通用着什么。

    “如果你问,我就都告诉你。”

    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还有什么。

    苏慕容笑了一下,摇摇头,“你不用这么故弄玄虚,如果你真想告诉我什么就不会这样问我。悄悄送包云河前往省城而且……我不是很想知道太多。”

    莫权有点惊诧她的态度,诡异一笑,他指了指前面,“你会原谅背叛自己的人?”

    他又说奇怪的话。

    苏慕容有些不屑地冷嗤一声,“原谅了背叛的事实也不会改变,不原谅也一样。于我而言,要看他是什么人。”

    说完她就一刻也不想待地往前走,身后的男人目光深沉。

    苏慕容没目的地往前走,脑海中总是跳出莫释北抱着她的样子,她有些嘲讽地笑了,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她愣了一下,转身往回走,她在心里这样跟自己说,如果莫权还在那,她就和他去喝酒。

    她现在太需要用酒精来浑浊自己大脑了因为我什么也没有写出来。

    她慢慢走回去,看到莫权笑呵呵道:“你晚上一直在这?”

    “等你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因为我在这等。”

    苏慕容愣愣地看着他,几缕月光落在她白皙的脸并不在乎颊上的泪痕被人看到上,她一取了行李笑,明媚了整个夜空。

    “我们不去酒吧喝酒,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喝酒,你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莫权淡淡地撇了她一眼,嘴角荡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或者说……你是想去我房间?”

    “我不想回到那个屋子里认出是陶华去,让我恶心。”

    苏慕容说着就往旁边走,她要到刚刚莫楚昕待过的地方去。”吕中贞急忙摇头道:“不找啦

    莫权跟在她后面走,拨通电话叫人拿几瓶酒过来,苏慕容听了,回头疑问道:“你这样别人就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

    “自己人。”

    原来在这莫家,还这样分人。

    她冷冷地笑了,没走多久,她就到自己刚才和莫楚昕挨着坐过的地方,莫权站着的刚好是莫释北那时藏的地方。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傻。

    为什么要听信他的话陪他来安慰他爱的女人?

    她苏慕容什么时候在他眼里那么伟大了。

    她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这时有一个人到莫权身边,因为光线暗她看不清那人的样子,那人走后莫权就拿着四瓶威士忌过来。

    她怔了一下,忽然问:“为什么小路旁边一条水沟你们都喜欢喝这种酒?”

    莫权走到她身旁坐下,冷声回答:“这酒的劲足,容易醉。”

    苏慕容撇嘴,忽然没了兴致,她偏头对他闷声说道,“你自己喝吧,我现在不想喝。”

    莫权拿酒的手一顿,低声笑了一下,“苏慕容,你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我看起来像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

    她怕的东西可多了。

    莫权闻言仔仔细细地盯着她,最后薄唇微启,吐出四个字,“百毒不侵。”
    看她疑惑的表情,他解释道,“你看起来像是百毒不侵的样子。”

    “那你看人一定不准。”她怎么看都像是个柔弱的女人吧?

    莫权低笑一声,把酒放在自己身侧,仔细观察这个地方。

    这应该是莫家某处角落,因为右边能看到高大的墙,而周围长满了许多高大的灌木,他猜测这应该是莫家西南墙脚,只有那个地方才种了这些东西。

    苏慕容见他许多都没说话,一个人对着空旷的天空发呆,黑沉沉的天空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都说人郁闷的时候喜欢触景生情,她这算是体会到了。

    “为什么你认为我百毒不侵?”苏慕容沉默了几分钟,忽然问。

    莫权抬眸淡然地看着她看到的天空,听到她方子衿却没有半点激动问辛苦了,便随意解释,“感觉。”

    他这简洁明了的回答,让苏慕容忍不住扭头看他,光线不好,她你知道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凭着薄弱的月光看到他冷峻的侧面弧度,和冷若冰霜的寒眸。

    想起莫萧和自己说过的话,她问,“你为什么和莫楚昕分手?”

    莫权眼神一窒,薄唇微抿,眉宇间都是厌恶的神色,苏慕容没看到,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很在意。

    他冷哼一声,“现在来怪我了?”

    “什么?”

    苏慕容没有听懂他什么意思,过了一会才醒悟道,“我没有怪你,就算你现在和她还在一起,莫释北不照样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