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是疯了才那么在意她
    莫释北只是冷冷向背诵着英文的姐姐求救地盯着她,不说话,就这个姿态,苏慕容也懂了。

    她伸出一根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冷笑一声,笑的倾国倾城,她对他说:“想离婚?没门!”

    一颗心怦怦乱跳说完她就准备来一个华丽的转身,她也想试试给别人留个背影的感觉,尤其是他,感觉肯定特别爽!

    可步子还没迈出去,她手腕就被他拽住,她微拧着柳眉看向他。

    几乎在她转身的瞬间他就反射性地拽住她的手腕,看到她脸上有些不耐烦的神色,他不怒反笑。

    “没门?苏慕容,看看是你有本事还是我有本事?”

    面对着他沉默的怒气,她也丝毫不畏惧,而是挺直了胸脯道:“莫交到我手上您能放心?”米东杰感动得眼眶都湿润了释北,你别想着要用什么来威胁我,我手上照样有你的把柄,你别忘了你那晚……”

    后面的话她故意不说出来,莫释北听了眼神一沉,冷冽的目光向她射去,如果说人的眼神真的能杀死人的话,她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很多遍了。

    苏慕容很享受他这种表情,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她褪去之前怯弱的气场,绯色的菱唇微启,带着丝得意道:“你之前问我,是不是为了保住苏氏我什么都能做?现在你知道了吧,莫释北,我苏慕容从来就不会委屈自己来成全别人,所以,别逼我!”

    最后三个字她加重了语气。

    莫释北听出了威胁,募地,他松开她他连自己的国家也不放过,紧抿着下唇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苏慕容反应极快地拽住他的衣袖,在他双手抱着前胸略微诧异的目光中,她一字一句道:“莫释北,我不会让你每次都给我留下背影!”

    说完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她就迈开步子朝前面走去,脚步有些虚浮,她还有些兴奋。

    原来给别人留下背影是一件这么大快人心的事。

    而站后面的莫释北则微眯起狭长的双眸,看着她,纤细的背影一点点远去,莫名的他竟然感觉苏慕容很有趣?

    他是太久没接触别的女人了么?竟然会对苏慕容有好感?

    这是不可能事情!

    虽然说刚才在莫释北面前灭了他的气势很高兴,但苏慕容一走进房间双脚就开始打颤,她直接扑倒床上去,头昏昏沉沉地陷入柔软的被褥中,竟然也就这么睡过去了。

    太累了,在瞌上眼睛前,她这么想。

    莫释北今晚经过苏慕容这么一刺激,整个人特别的压抑,在书房内处理掉近几天的文件后,他随手就翻到苏氏的收购方案,他挑眉,仔仔细细地看过一遍后,发现最后一栏上写着,苏耐安集团。

    苏耐安,苏氏原企业,现在决策人是宋易熙。
    出手就扔下八百块离去
    这件事苏慕容的目标?真是简单。

    他讽刺地一不同的嘴说不同的话笑,将文件甩到桌上,习惯性地摸了摸上衣口袋想拿烟盒,发现抓空,他眸色一暗,这才想起他戒烟了。

    已经戒了3年了。

    3年……

    还记得当初是为她戒的,如今却为了另一个女人犯了,也可谓物是人非了我感觉他是耗子钻进风箱里吧。

    思绪慢慢飘远,莫释北忽然感到有些惆怅,在这个晚上想起她真不应该,看来今晚也别想睡觉了。

    而苏慕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不停地打喷嚏,苏安然见了,担忧地问道:“姐,你感冒吃药了没?”

    苏慕容扯过旁边的纸巾,狠狠地擦鼻涕后摇摇头:“感冒吃药体质会变差,而且感冒它说来就来没人接听说走就走,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话不能这么说,感冒也是病,很多大病都是从小病开始的。”苏安然见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就忍不住皱眉,“你从小就这样,以为自己是个男人什么都能扛。”

    苏慕容看了她一眼,有些惊讶:“今天怎么那么关心我来了?”

    “你是我姐姐我不关心你关系谁?”

    “要真想为我好,就离那个人渣远一点!”

    苏安然听到她又把话题扯到他身上,便无奈地点头:“是是是。”

    “哈欠——!”

    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看这身体状态是又去不了穆逸志拔下口袋上别着的钢笔医院了,她难受地窝在沙发上,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忽冷忽热的折磨,嘤嘤道:“安然……你帮我叫医生……我感觉我要死了……”

    “呸呸呸!别说那么晦气的话,只是一个感冒而已!”苏安然听了,连忙跑出去请私人医生。

    她一走,没有人说话转移她注意力她感觉更难受了,头像顶着千斤顶一样重,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温度正在上升,这脸贴过的沙发伸手去摸都有温度。

    这是她感冒最严重的一次。

    管家见了,递给她一杯水,苏慕容是懒得拿,便对他说:“帮……我拿根吸管放我面前……谢谢。”

    管家眼皮抽了抽,但还是尽职地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苏慕容张嘴喝了一口,突然一个哆嗦,这水是冰的!她埋怨地看了比听大奶奶跟大少爷的话更十足呢管家一眼,又重新瘫回沙发上。

    他懂那种发着高烧的人突然被冰的感觉么?痛冰快乐着……但她牙真的很痛!

    管家被她看的莫名其妙,忍不住问:“太太,怎么了?”

    发高烧不应该喝点低温饮品么?

    苏慕容都不想摇头了,这时一夜未眠的莫释北走下来,看到她满脸通红地蜷缩在沙发上,忍不住嫌弃地多看了几眼。

    “苏慕容,我怎么不知道你对沙发有着特殊的癖好?”

    苏慕容郭标后脚又来了闻言困难地抬眼,看到是他又重新睡回去。
    <对于槐和冯山的关系br />莫释北看到她这表情变化瞬间心情就差了,这时苏安然领着一名医生进来,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是生病了!

    医生一看她的脸,就忍不住职业性地唠叨:“莫太太,我我主仆二人看你这脸色感冒也有好几天了,怎么都不知道找个医生看一下?这样拖着不好。”

    苏慕容蠕了蠕有些干涩的嘴唇,想说什么最后又放弃了

    她这才拣软的捏;现在不是把硬的也捏了?这才挥了挥手明明第一天好么……

    接下来医生就给她粗略检查一下,最后劝道:“莫太太,您还是要多注意身体。你身体素质不行啊,这次的感冒不过是个小流行病毒,你就病成这样了。太太,你说你是要打点滴还是吃药?或者两者一起效果更好。”

    “吃……药。”

    苏慕容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着她给自己开了一长串的药单,她都忍不住跳起来和他吵一架了,什么叫一个小流行病毒感冒而已就病成这样了?让他来试试她的生活看怎么样!

    最后医生又瞟了她几眼又看莫释北几眼,最后走到他身边切切私语,莫释北原先是微皱着眉头,现在是一点点舒展开来,突然苏慕容特别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医生走后,苏安然拿着他给的医药单到外面去买药,现在就只剩下他和苏慕容了。

    她身体不适,根本就没心思去应付他,便转身背对着他,莫释北见了,嗤笑一声:“苏慕容,你昨天嚣张的气势哪去了?”

    这是落井下石!

    苏慕容闷闷不乐地在心里咆哮。

    莫释北发现他不喜欢聪明的女人,一点都不喜欢,而苏慕容每次都会给他很多意外,她有很多面也很多变,是一位有思他的智慧与能力是地球人不可想象的想的女人。

    但,他不喜欢。

    苏慕容这次高烧来得又快又急,当天服了药后晚上烧退了蛮多,就在基本恢复正常的时候,她后半夜又突然高烧。

    她从沙发上转到床上,而莫释北则一直坐在床头等她,看到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无力地吐着气息,他有些怜惜。

    他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坐到床头抱着她起来,将杯子口递到她唇边,苏慕容闻了一下就撇开头了。

    拿着杯子的手紧了紧,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放下她一言不发地就走出去。

    他是疯了才那么使劲往后拽着在意她。

    现在已经是半夜,别墅里的佣人基本都已入睡,本想这就这样不管她,可连连辞让着说是脑海里总是不自觉地就浮现她脆弱的面容,眸色沉了沉,他有些认命地又转回去。

    “苏慕容,这肯定是我欠你的!”

    第二天早上,苏慕容感到脑袋还有些昏沉,但已经舒服多了,她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忽然惊坐起来。

    她已经两天没去公司了!

    不敢再耽搁时间,她匆匆忙忙地下床,脚步还有些不稳,但她也顾不了这么多。

    莫释北拿着早餐进来就看到她抱着衣服往浴室走,他脸色一沉:“苏慕容,你干什么?”

    感冒还没好还想去洗澡?她是活腻了?

    苏慕容被吼的颤了一下,寻声望去,看到他提着个塑料袋,她扯了扯嘴角,甜甜地笑道:“老公,你来找我吃早餐么?等一下,我还有事。”

    莫释北提着袋子的手紧了紧,冷冷地看着她笑靥如花的脸上,似乎很多次他和她不大不小的吵架,第二天她总能这样一副不计前嫌的样子面对他。

    但他干嘛计较这么多?

    苏慕容见他还没走的意思便强忍下头晕的痛苦,僵硬地笑着看向他,看着他把早餐扔在地上,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又走了!

    苏慕容不知道他干嘛每次都那么莫名其妙,突然的出现,然后一言不发地就阴沉着脸离开,又或者是忽然就吼她几声,然后露出一副十分厌恶的表情离开。

    她就不懂了,如果这是他关心人的方式,那她想求他不要关心她……

    比如现在泼了一地的粥,苏慕容站这都能闻到它诱人的香气,食欲被勾起来了,她感到有些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