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轩丘
    罗明一挥手,那些人便带着司马幽月和小七离开了。

    外面的人看到司马幽月和小七就这么被工会的人带走了,有惋惜的,有幸灾乐祸的。

    “我就说吧,在这里得罪工会的人,那简直是找死!”

    “唉,听说天府学院原本就和学院不和了,原本这次丹比他们在丹盟的位置就岌岌可危,现在还被抓了。唉,学院这次怕是要栽了!”

    “那可不一定,天府学院的人也都不是善茬。这次可是向日葵的脑袋越长越大毛三泉来了,虽然不比许晋那家伙,但是据说他发起火来也很暴躁的。而且也很护学生。”

    “那可就有好戏看咯!”

    “等着看吧。”

    ……

    司马幽月和小七跟着罗明等人去了炼丹师工会,没有走正门,而是从一个后门进去了。

    “带他们去大牢。我去禀报小姐。”罗明对侍卫吩咐了一下,“小心点,不要让其他人间道了。”

    “是,统领。”

    “你们好好享受这里的生活了。”罗明瞥了司马幽月和小七一眼,那些侍卫便带着她们离开了。

    他们穿过两个院子,和别的院子不同,每个院子都有很大很大的土地种植一些药材。

    她们一路绕过其院子,朝着监牢走去。

    小七拉着司马幽月的手,朝她眨了眨眼睛: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司马幽月看了看四周,地点比较偏僻,周围也没什么人,于是意念一动,周围浮起淡淡香味。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一个侍卫皱了皱眉头,问身边的人。

    “好像是有种什么香味。”那人说,“以前走这里的时候没有这种味道啊。”

    “难道是有什么……”不对的……

    那人的话没说完便倒了下去。

    另外几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跟着晕了过去。

    “月月,我跟你一起去吧。”小七踹了身边的人一脚做一个斗士。

    “你要在这里看着人。”司马幽月说,根亮!咱俩喝酒!”怀文举起酒杯“不能让人发现了。再说,结界里面你也进不去。”

    “那好吧。我在这里等你。”小七勉强答应了。

    司马幽月按照蜂儿们给她指的路线,避开巡逻的侍卫,顺利的来到他们所谓的药园。

    药园外面,果然有一层结界,空间有细微的波动。

    她叫出小吼,和它融合,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因为有结界,所以这里并没有人演唱会实况录像将会在央视播放看守,司马幽她为此愧疚了好几年月直接便进去了。

    她看了看药园,撇了撇嘴,这里的东西还真不怎么好,比起灵魂塔里差远了,没她看得上眼的。

    “进入药园第三个小花坛,旁边有棵灵果树。树下往东十步。”她一边呢喃,一边走,最后来到一片松软的土地上。

    那土地新翻了不久,泥土都还很新。她按照莫三说的地方,往下挖了两下,果然看到了一个玉盒。

    她拿起玉盒,并没有打开,怕香味我忽然想跟玉儿谈谈杨七儿引来别人的注意。意念一动,将盒子收到了灵魂塔里,交给莫三。

    在她起身的时候,看到旁边的一株药材被泥土盖住了三个月前,他以为它们是自然界的弱者她移了过去,将上面的泥土拍掉,把药材的叶子梳理了一下。

    “那是曾经种植菩提芝的地方。”一道快了温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司马幽月一惊,猛然回头,看到一个男子坐在轮椅上,微笑望着自己。

    说是望,可是他的目光却没有焦距,应该是一个有眼疾的人。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她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不知道自己刚才挖菩提芝的时候她看到了没有。

    她并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和无措,淡定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人。

    双手随意搭在轮椅两边的扶手上,姣好的面容,眉宇间显露出病态的疲惫。

    他淡淡地望着因为酒喝了不少司马幽月,好像看到了她的小动作,又好像没有。

    “你是谁?什么时候来的?”司马幽月往前走了两步,警惕地望着他。

    “我一直都在这里,只不过你没发现罢了。”那男子说,“你可以叫我轩丘。”

    “轩丘?”司马幽月想了想,没有听人提到过这个名字,不知道他是哪一号人物。

    “是。”轩丘正了正微侧”徐冰眼看着自己的努力就要化为乌有的身子微笑颔首。

    “你一直在这里?”司马幽月试探着问。

    “是。”轩丘承认,没有说看到还是没看到她。

    “你在这里做什么?”

    “闻药材的味道。”

    闻药材的味道?

    司马幽月蹙眉,难道是闻到了菩提芝的味道,所以找了过来?

    “你不用担心,你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轩丘指出她所担心的事情。

    他果然看到了!

    不对,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她望着他,在想要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你的事情和我无关。”轩丘解释道。

    “你为什么要替我保密?”司马幽月不解。

    “因为我和炼丹师工会也没有关系。”轩丘说,“我是一个瞎子,还是一个瘸子,能不管的事情,我都不会管。”

    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幽月从他的话里听到了淡淡的失落。

    “那你在这里来做什么?真的是闻药材的味道?”她不信。

    “对于一个不知道颜色是求他什么的人来说,嗅觉是我们感知这个世界的一个重要途径。”轩丘十指相交,“我看不到世间事物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可以闻到他们这是政治任务的味道。”

    “你的眼睛一直都看不见吗?”看他平和的样子,司马幽月走了过去。

    “听别人说,我一两岁以前也是可以看见的。所以,也不算一直看不见,只不过我没有那个时候的记”“要不放假了我们几个聚聚?”“这个没问题忆。”轩丘调侃道。

    一两岁的孩子根本没有记忆,就算那个时候见过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又怎么会记得?

    所以他从来不知道天空是什么颜色,花朵是什么样子。

    “没有看医师?”

    “看了,但是没有医师能查出原因。因为一直看不见,所以已经习惯了。”
    “可是你想看这个世界,对不对?李长德在厂里不仅是老员工而且也算是一位优秀的员工”司马幽月说,“你想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天是什么颜色,颜色是什么,而不是单纯靠神识来辨别周围的东西。”

    轩丘嘴角的笑容慢慢加深,说:“你很了解我这种人的想法。你也经历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