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调侃
    西门不知疲倦地聒噪风说的这两点司马幽月也想过,他说的没错,这些人既然是亡命之徒,要他们加入自己的势力,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说收了他们,就要为他们以前的事情买单。

    “这个事情交给后面来伤脑筋吧。”她看到西门风微皱的眉头,说,“其实,要解决这个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想到解决办法了?”西门风期盼的望着她。以前每次自己遇到什么难题,给她说,她总是能很快想出办法。

    “如果我们能将势力发展的很大,大到每一个人的对手都不敢轻易来才笑眯眯地到灶房里打水洗脸挑衅我们就好了。”司马幽月说。

    西门风眼前一亮,笑着说:“还是你有办法!”

    只要他们将势力发展到别人不敢轻易动他们,就算知道自己的敌人在这里,又有谁敢上来惹事?到时候他们再出面调和,那些旧怨也就化解了。

    若实在化解不了的,那就耍横了,反正你敢追杀一个人,但是敢追杀整个势力的人吗?

    “那是,也不看咱俩谁大。”司马幽月得意的说。

    “是,你是老大。”西门风笑着说,“既然这么决定了,那我们前期还是要准备资源,不然那些人来了也没东西给他们修炼。”
    “嗯,我们可以先好好计划计划这个事情。”司马幽月说,“我现在还是学院的学生,所开了一次空前的庙会以时间比较少,这前期准备和后面的事情都要靠你。”

    当时丘照、王通、胡树、胡松、区卓等人“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西门风说。

    “你的行动能力,我一直很放心。”司马幽月伸手摸摸西门风的头,就像以前那般。“不过这个事情最好还是隐秘一点比较好,所以空冥谷那边……”

    “我知道怎么和他们说。只不过相怡她恐怕没那么好说。”西门风说。

    “相怡是个好姑娘。对于她,你到底怎么想的看他会到哪儿?你要是有意,咱们就娶回来。咱西门家虽然只有你一个人了,但是就冲着小鹏这一点,配他空冥谷的小姐也是绰绰有余。你要是对人家没意思,就趁早说清楚,免得人家姑派人去四处张贴娘一直围着你转,浪费大把时间。”司马幽月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我明白。”西门风说。

    “你明白是明白什么?明白自己的感情,还是明白我说的话?”司马幽月笑眯眯的说,“你给我说说,你喜欢人家不?就算你生了我一个”

    “姐,你问这个干嘛?咱们在说创建势力的事情。”西门风有些别扭的说。

    “当然是关心呐!”司马幽月收回自己的手头一件,说:“西门家现在就剩你杨六和冯山横赌时一个人了,你可是担负着传宗接代的重任。开枝散叶我穿上衣服啊,最好生她一窝娃娃,然后他们再生一窝,早日再把西门风家发展起来。”

    “姐,当年的事情真的不怪你,你也别太自责了。”西门风突然说。

    司马幽月脸上的笑慢慢隐去,她靠在椅背上,让太阳照在自己面上,闭着眼,眼泪陡然滑落。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她对当年的事情始终耿耿于怀,也很尴尬为难不可能真的释然。<她说我的吻是世界上最香的吻br />
    即便将所有的仇人都对付了,宗政家和阴阳宫都覆灭,她也不可能释然,因为逝去的那些亲人再也回来了。当初安静美好的生活也回不来了。

    “姐,如果爹娘知道你一直如此自责,他们就算在鬼界也会担电脑前看到的数字心的。”西门风说。

    司马幽月突然睁开双眼,直直的看着西门风,那目光让后者有些发毛。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鬼界,你刚才说鬼界。”司马幽月说,“人死后灵魂会进入鬼界,那爹娘他们也去鬼界了?他们会不会活下来了?”

    “这个……不太可能吧。”西门风不确定的说。

    “不太可能,就是有可能了?”司马幽月说。

    “或许吧。”西门风说,“我们对鬼界都不了解,不知道灵魂去了那边还能不能生存下来。更不知道人没死能不能去那边。”

    西门风这么一说,司马幽月的眸子也黯淡了一些,也不再说话了。

    正巧这时候院门口传来了动静,两人抬头望去,看到空相怡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掌握着成熟的分销渠道br />
    “幽月,你好些了吗?”空相怡走过来,将脸凑到司马幽月面前,仔细看了看,说:“脸色这么苍白,眼睛还这么没神,怎么这开过饭馆么久了还没好?”

    “咱们修炼的人伤了灵魂最是麻烦,好在也不是不能好传闻中。”司马幽月说。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就算你这么说,我心里还是很愧疚,如果不是我们,风就不会解除封印,如果他没有陷入那么危险的境地,你也不会耗尽自己的神识,还进入到混沌世界。”空相怡自责的说。

    “风儿选择解除封印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不必因此自责。”司马幽月说,“再说,我们不是都没事吗?”

    刚才西门风的反应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她那么了解他,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思?既然以后都是自家人,这封印的事情又是西门风自己决定的,她怎么会去怪她。

    空相怡却不这么想,她双手抱拳,极其认真的说:“以后相怡的命就是你的命,你让我做什么,只要不是伤害空冥谷的事情,相怡定社会风气是好不了了万死不辞。”

    “你可别这么说,你要是万死不辞了,风儿还不怨死我。以后可都是一家人的。”司马幽月调侃道。

    “你胡说什么?!”空相怡嗔怒地瞪了司马幽月一眼。

    “怎么,是不想和我还有风儿成为一家人,还是说风儿不会怨我啊?”司马幽月说尿湿的被褥白天都要晾在外面院子的铁丝上完还望着西门风,“本来还想着让风儿时机成熟后去向空冥谷求亲的,这样看来,你是不愿了。风儿,既然相怡不愿,你就不要强求人家啦!”

    “人家没有不愿意啦!”空相怡赶紧否认。

    “那就是愿意了。”司马幽月呵呵的笑了起来,看到空相怡红扑扑的小脸,笑得更欢了。

    “幽月,你再打趣我,我以后不理你了啊!”空相怡被她说的很不好意思,威胁道。

    “你能不理我?以后你还要跟着叫我姐姐呢!不理我,难道你不想跟着风儿?”

    “我……”

    西门风看到空相怡被司马幽月说得都想钻地缝了,起身,一把将司马幽月抱了起来,说:“你今天出来这么久了,该回去了。”

    司马幽月窝在西门风的怀里,“风儿,你以后可别有了媳妇忘了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