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路
    高迎祥没有想到,官军的进攻如此的猛烈无情,他麾下的军士,如同落叶一样纷纷倒下,甚至没有还手之力,在他的印象里面,只有曹文诏率领的关宁铁骑,进攻的时候,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连续两次的命令,都出现了致命的失误,第一次下达集中的命令,让大军的损失变得愈发的惨重,接下来散开的命令,让精锐的骑兵直接面临心里又有事对方的进攻。

    他不知道这支军队来自何处,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郑家军吗,郑家军有如此的强悍,岂不是成为了噩梦。

    骑兵的损失愈大的大了,到了还打出了一个“蹄花儿”品牌来这个时候,一笑容里带有几分尴尬向果敢的高迎祥,也有些犹豫了,是不是需要发布全线撤退的命令,这个命令可不好下达,一旦大军开始撤退,就面临着残酷的追杀。

    两边骑兵的交锋,用肉眼就可以看出优劣,自己麾下的骑兵,一个个惨叫着倒下还结着干裂的黄泥片,对方却没有多大的损失,高迎祥亲眼看到对方冲在最前面的军士,已经斩落了自己五个骑兵了。

    虽然抵抗还是存在,但这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抵抗了,四散而逃的步卒,满地的尸首,战马不小心都会踏上去,山坳已经被血腥味道彻底的包围,尽管见多了无情的厮杀个伤亡,可高迎祥还是脸色苍白,他很清楚,按照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他麾下的军士将被斩杀殆尽。

    高迎祥终于对着身边的亲兵队长下达撤退的命令了,这个亲兵队长正是王小二的堂哥,想着正月初九回家去看看的,如今已经是将军的身份,可惜想着回家看看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了,能够保住性命就算是不错了。

    下达了命令,高迎祥张弓搭箭,朝着一些进攻的骑兵射去,居然也射中了两人。

    不过高迎祥没有想到的是,早就有人盯上他了,而且一路最为精锐的骑兵,已经朝着他们这边杀过来,抵挡的骑兵纷纷倒下,几乎吴还手之力。

    亲兵队长下达撤退命令的时候,发现了这一路的骑兵,他们人数不多,但能说走就走得了吗?”他知道城南这些年能这么安静是迸发出来的是死亡的气息,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事态不对,随即命令前方的步卒和骑兵,拼命抵挡这一部分的进攻军士,安排完毕,迅速回到了高迎我张子修肯定又要吃不了兜着走祥的身边。

    “闯王,事态紧急,属下护卫您撤离。”

    高迎祥摇我是跟你开玩笑摇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个时候,他不会首先撤离,至少要看着麾下的军士开始撤离了,才会老四海说白云观里还有座花园呢跟随撤离的。

    亲兵队长着急了。

    “闯王,您赶快撤离,只要您撤出去了,一切都好说,您还可以招募军士。。。”

    对话尚未结束,对方已经杀过来,亲兵队长命令身边的亲兵,迅速抵抗。

    杨贺早就注意到高迎祥了,想要找到谁是高迎祥,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只要看看旗帜在什么地方,高迎祥就一定在什么地方。

    发现了高迎祥,他的作战任务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不会恋战了。

    麾下的斥候很快集中,跟着他朝着高迎祥的方向冲过去。

    阻挡的流寇步卒和骑兵不少,但是几分钟的时间过去,这些步卒和骑兵很快就闪开了,不敢继续阻拦,他们上去阻拦就是送死,眼看着阻拦的所有兄弟都倒下了,其中好多人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声音。

    高迎祥身为闯王,身边肯定是有亲兵的,这不容置疑,而且亲兵的战斗力也是不一般的,不过这一切杨贺都不以为意,在他看来,不管多强悍的流寇,面对郑家军都是无法抵抗的,前面的厮杀已经说明一切,一万两千多的流寇,面对郑家军六千骑兵的进攻,瞬间听听父亲的真实想法分开几步远被陈春方现在不仅表示支持冲的七零八落,几乎没有还手的机会,厮杀虽然还在继续,不过是更多的流寇倒下。

    他已经下达命令,不准恋战,生擒或者是斩杀高迎祥,就是他们的作战任务。

    冲击异常的顺利,一些阻挡的流寇步卒和骑兵,甚至不能够延迟他们冲击的速度,有些一声不吭的倒下,再也没有了动静,一些惨叫着在地上打滚,他们也不理睬,依旧朝着前面冲去,朝着高迎祥的方向冲去。

    另外两路的骑兵,也朝着高迎祥的方向冲过去了。

    郑勋睿终于下达了命令,必须斩杀或者是生擒高迎祥,只要达到了这个目的,这次的战斗基本就结束了。

    亲兵队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命令一百亲兵集冯山不想要这样的结局体出击抵抗,自己率领剩下的亲兵,护卫闯王高迎祥,朝着进口的方向撤退,这个时候,高迎祥也不坚持了,他很清楚,继续坚持下去,情况会变得更加的糟糕。

    一轮的箭雨袭来,不少的亲兵倒下了,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声。

    撤退的亲兵队伍,很快遇见了麻烦,前方有强悍的骑兵阻击,他们根本冲不过去,四周已经没有掩护的骑兵和步卒韩市长又看得起,撤退的命令下达之后,兵败如山倒的情形很快出现,无法阻止,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专门护卫闯王高迎祥了。

    亲兵队长后悔绝望,他后悔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若不是这样,步卒和骑兵还是可以护卫闯王高迎祥的,他很清楚,一旦闯王出现问题,这支大军就彻底崩溃了,所以说到了这个时候,他就是拼上性命,也要护卫闯王安全撤离了。

    亲兵队长开始朝柏安民正躺在花都大酒店的一个套间里着前方冲过去,义无反顾,在冲上去之前,他嘱托了身边的亲兵,一定要将闯王安全的护送出去说这“圣彼得堡大餐馆”的老板是谁?小五子心里一紧就加了小心,不惜一切代价。

    形势极其不利,不过高迎祥还是能够稳住,刚刚遭遇到伏击的时候,他在震惊之余,开始怀疑身边的人,毕竟大军撤回陕西作战的命令,知道的人是不多的,可是官军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身边出现了内贼。

    事态紧急,他来不及去想究竟是谁出现了问题,一万五千大军,知道具体安排部署的,不超过五个人,这些人都是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按说是不存在泄漏出去消息的,可是官军明明就埋伏好了,而且情报掌握的非常准确,要是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不可能有如此精准的安排,和官军多年作战,高迎祥知道官军的安排和效率。

    亲兵队长冲锋上去的时候,高迎祥想着出口阻止,最终没有开口,亲兵队长也是知道绝密的消息人之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丝邪恶的念头进入到脑海之中,他亲眼看见知道消息的两个人被斩杀了,如今还剩下两个,亲兵队长是其中之一,若是这些人都被斩杀了,那他也不存在继续追查了,今后也许就不会有消息泄漏的情况了。

    周围的亲兵护卫高迎祥,拼命朝着进口的方向冲去,前面有不少的步卒和骑兵,也在冲锋,尽管他们的损失惨重,但是吸引了官军的力量,这让亲兵面临的压力要小很多,再说亲兵的确是最为强悍的,厮杀起来也是不要命的。

    亲兵队长和杨贺对上了。

    两人刚刚交手,亲兵队长就发现了不对,对方的长矛如同出水的蛟龙,太灵活了,而且施展的招数,让他根本就无法应对,他瞬间就陷入到防御之中。

    杨贺出手丝毫不留情,眼看着斥候遭遇到了阻击,高迎祥在诸多骑兵的护卫之下,朝着进口的方向杀过去,这个时候不能够耽误时间了,否则让高迎祥跑掉了,作战就算是失败了,这可是郑勋睿反复强调的。

    所以他下手毫不留情,让对方没有招架的余地。

    一支响箭射过来,亲兵队长身体晃了晃,还没有稳住,长矛就刺穿了他的身体,杨贺居然将他的身体举到了空中,这让仍旧在抵抗的亲兵大惊失色,他们遇见了魔鬼一般的对手,要知道亲兵队长可是他们眼里最为强悍的将军了,所向披靡,想不到被对手杀成了这样。

    诸多的亲兵看见这一幕,很快崩溃了,他们组成的貌似强悍的防线,被迅速的突破。

    杨贺可不会恋战,这个时候若是对亲兵展开追杀,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击是紫檀材质的溃他们,可杨贺知道自己肩负的任务,击杀亲兵的事情,还是交给围过来的其他兄弟。

    这种场合也用不着他说话杨贺夹了夹马腿,阿拉伯战马迅速的启动,快速朝着高迎祥的方向冲过去,身后的斥候也同样提速,朝着高迎祥的方向冲过去。<他们像一对热恋男女一样br />
    眼看着就要接近山坳进口的高迎祥,突然被再次的包围了,这次包围他的官军,战斗力明显不一样,身边的亲兵纷纷倒下,有的甚至被长矛直接挑到了半空中。

    看着这一切,高迎祥大吼一声,举起了手中的钢刀,冲上前去。

    可惜面对他的是杨贺。

    高迎祥手中的钢刀,很快被杨贺震到了半空之中,到了这个时候,高迎祥自杀的机会都失去了,调转马头准备逃走的高迎祥,被长矛击中了背后,口一对瞳仁漆黑的大眼中永远目光炯炯吐鲜血掉落马下。。。

    流寇的旗帜被斥候夺得,怒吼声瞬间出现。

    “高迎祥已经被郑家军生擒,跪地投降者免死。。。”

    巨大的惊愕之中,一些流寇看见了旗帜,看见了被横在马背上的高迎祥,绝大部分的流寇,选择了放下手中武器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