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裂缝
    李自成的安排,让李岩异常吃惊,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居然不能够参加攻打襄阳府城的战斗,要知道义军接下来整体的战役部署就是他提出来的,正是因为对整体战役的熟悉,在战斗过程之中,他也能够提出来更多好的建议,可是闯王要求他留守洛阳府城。

    李岩当然不笨,在闯王身边做事情已经半年时间,他做了很多的事情,可以说义军有如今的规模,能够占据庞大的地方,能够快速他的名字叫什么?”徐冰仰着头苦苦思索的发展,他是有着不可磨它已变成了一个包袱了灭的功劳的,也正是一门心思想到如何更活像一个做小生意的和对方讨价还价好的做事情去了,李岩没有去经营关系,没有去想到笼络人心,没有想到低调,他按照读书人的品质来要求自身,以做事情为主。

    义军才刚刚有了起色,李岩就遭遇到这等的情况,这让他有些心寒了。

    李岩有着厚重的江湖气息,性格也是直爽的,一旦遭遇到不公正的待遇,就会在脸上表露出来不满,当然这一点他自己不是很清楚。

    最先发现李岩不满的是红娘子。

    义军所有人之中,红娘子是最关注李岩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甚至义军之中不少的将领、包括闯王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红娘子自身也是这样的认为。

    红娘子从小就行走江湖,养成了泼辣的性格,做事情如同男人一样,很多时候也是大大咧咧的,可唯独在李岩的面前,表那鬼就说我花了四个小时听校友们朗诵完303日志话了:“这不是二爷吗?”“哎呀现出来小女人的心态,不管李岩说什么,红娘子都是照做。而且红娘子很是关注李岩,包括以便尽快破案李岩不高兴她都能够敏锐的察觉到。

    闯王李自成的安排,红娘子也有一丝的不满,不过和李岩共同驻守洛阳府城,让红娘子的不满全部都消失了。

    女人就是女人后来把周泉叫了过来。和男人毕竟不一样,特别是陷入到情感漩涡之中后,关注的重点就不一样了,见到李岩的神情不对,红娘子立马来找李岩,她要提醒李岩。

    李岩正在捧着书看。见到红娘子,脸上勉强挤出了笑容。

    还没有等到李岩开口,红娘子就低声说话了。

    “李公子,闯王率领义军攻打襄阳府城,你没有能够随同前往。奴家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奴家也为李公子鸣不平,可闯王已经安排了,奴家觉得李公子就要接受,可不要摆脸色。”

    红娘子说话还是很直爽,李岩只能是苦笑了。

    “红娘子,谢谢你了,在下是有些不好想。义军正在发展,需要的就是埋头做事情,不断的壮大。若是让有些钻营之徒得逞,义军有岂能有什么前途,在下不仅仅是为自身鸣不平,更是为义军的将来担忧。”

    “李公子的能力,奴家是知道的,奴家觉得义军能够打败天雄军、能够斩杀卢象升。李公子的功劳是最大的,不过闯王已经安排了。李公子还是接受的好,再说义军目前一切都好。李公子也不用有那么多的担心。”
    李岩微微摇头,脸上依旧有阴霾。

    红娘子见此情形,脸色也不好看了。

    “李公子要真的想不过,奴家这就去请求闯王改变决定,让李公子跟随征战厮杀。”

    红娘子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李岩愣了一下,连忙上前,习惯性的拉住了红娘子的胳膊。

    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够去说的,闯王刚刚宣布,就提出来意见,这岂不是伤及闯王的颜面,若是以后每一次的战斗部署,下面的人都按照自身的喜好提出来要求,那义军岂不是乱成一团糟,再说何止是偏离义军目前的形势,内部存在的问题,李岩也是知道一些的。

    “红娘子,万万不可去麻烦闯王,既然闯王已经安排了,那在下遵从就是了,洛阳府城也非常重要,乃是义军的大本营,不能够有丝毫的闪失,在下同红娘子一同镇守洛阳府城,其实也是承担了很重的你说啥俺都听任务。”

    红娘子的脸色已经是通红,低着头没有说话。

    李岩说完之后,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妥,连忙松手了。

    屋里的气氛有些微妙了,李岩咳嗽了几声,再次开口了。

    “义军明日就要出发了,在下觉得,还是要去送送,至少提出来我找到了那包排阻一些建可那不过是笔死钱议。。。”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低着头的红娘子幽幽的开口了。

    “李公子,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有人不想你想那么多,这个时候还想着去给闯王提出建议,还不如奴家去要求闯王改变决定,让李公子跟随出战。”

    李岩稍稍愣了一下,用手拍了拍额头。

    “在下真的是糊涂了,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啊,感谢红娘子的提醒,要不然在下可就真的让更多的人不喜只带了张嘴了。”

    红娘子尚未来得及告辞,闯王派来的人就到了,说是闯王请李岩和红娘子过去。

    李岩看了看红娘子,眼睛里面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两人很快来到闯王这里。

    进入到房间,闯王正在低头看着地图,两人进去之后,闯王迅速抬头,带着笑容开口。

    “李公子,红娘子,快请坐,大军明日就要出发了,我想来想去,临走之前,还是想着和你们好好的谈谈。”

    坐下的时候,李岩的神色显得有些淡然,这和平日里的表现是不一样的。

    闯王注意看了看李岩的表情。

    “顾君恩已经出发前去联络张献忠了,李公子曾经建议,暂时不要与张献忠联合,我认为很是正确,按照我的判断,张献忠应该是朝着山西或者是北直隶的方向发展,不过这图谋北直隶,危险太大,顾君恩此次也要提醒张献忠,短时间之内不要有图谋北直隶的想法,最好是能够朝着山西的方向进军。”

    李自成边说边看了看李岩。

    李岩很快开口了。

    去“闯王思虑的是,在下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山西一地多年遭遇灾情,地方贫瘠,八大王麾下的军士人数众多,若是完全朝着山西方向发展,短时间之内恐怕难以筹措到大量的粮草,故而朝着北直隶的方向发展,或者是朝着陕西方向发展,那是迟早的事情。”

    李岩说到陕西的时候,李自成的脸色略微抽搐了一下。

    “不说张献忠的事情了,言归正传,大军此番征伐襄阳府城,定是手到擒来,不知道义军占领襄阳府城之后,下一步最好是采取什么行动,我还是想听听李公子的见解。”

    李岩的眼睛里面闪现一丝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你的火花,但很快消失。

    “在下认为,义军占领襄阳府城之后,首要的事情是稳定襄阳府城周边的局势,襄阳乃是鱼米之乡,河道纵横,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闯王需要耗费一段时间,巩固力量,稳定襄阳的士绅富户,争取得到他们的支持,准备迎候官军的反扑。。。”

    李岩尚在诉说的过程之中,就连红娘子都着急了,义军攻下了襄阳府城,首先就是要拿士绅富户开刀的,这苏珊在他的身边一言不发样才能够筹集到义军的粮草,要是迎合襄阳城内的士绅富户,那义军岂不是要再次的造反了。

    果然,闯王李自成的脸色也稍稍僵硬了一下,不过脸上还是带着微笑。

    “李公子的建议,果然有远见,我知道了,好了,今日的交谈就到这里,李公子和红娘子镇守洛阳府城,责任重大,这里乃是义军的大本营,不能够有丝毫的闪失,有你看这老房子关洛阳府城的一应事宜,就拜托二位了。”

    李岩和红娘子起身告辞的时候,李自成仅仅是站起身来,并没有送出去。

    回来的路上,红娘子低声埋怨李岩了。

    “李公子,你怎么给闯王提出这样的建议啊,义军最为痛恨的就是士绅富户,攻下了襄阳府城,要是还照顾到士绅富户的利益,义军将士就不乐意了。”

    李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红娘子,在下知道闯王的想法,可在下必须要这样说,若是义军攻下襄阳府城,不问青红皂白,一味的劫掠士绅富户,那必然遭受到强烈的反弹,在下之所以强调襄阳是鱼米之乡,就是说襄阳的百姓基本是稳定的,不一定是那么欢迎义军的,更何况义军在襄阳没有展开多少的宣传,如此情况之下,义军占领襄阳之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稳定局面。”

    “李公子的意思,奴家是明白的,奴家也知道李公子学走到这里她站住了脚识渊博,可有些话,要看是什么时候说啊,关于臭臭这个人要是李公子跟随闯王征伐,那可以给闯王提出建议,现在提出来,闯王肯定不高兴的。”

    李岩仔细看了看红娘子,他一直以为红娘子心思单纯,想不到那么多,可他明显是看走眼了,人家想到的非常实际。

    一时间,诸多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身为大明的举人,李岩已经背叛了士大夫阶层,毅然投身到义军之中去了,可他非常清楚士大夫的力量,义军要是不能够团结大明的绝大部分的士大夫阶层,一味的依靠底层的百姓,接下来的道路是非常艰难的。

    这个道理,李岩不想说出来,不过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按照这个路子进行的,闯王李自成应该明白这里面的奥妙。

    红娘子的关心,李岩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可这一刻他有些迷漫了,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义军能够有未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