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gure id="BZSKUHALNO"></figu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襄阳失陷(2)
    紫禁城,文渊阁。

    内阁首辅周延儒脸色阴沉,他遇见的事情对于毛飞太多了,比起崇祯三年他首次出任内阁首辅的时候,还要烦心,皇上一门心思想着对付郑勋睿,可对于主力军东林党人同样也不放心,甚至对他这个内阁首辅都不放心,以这样的心态去做事情,想要成功有些天方夜谭。

    李自成、张献忠、刘宗敏、顾君恩、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等名字一直都在周延儒的脑海里面翻腾,作为内阁首辅,周延儒很清楚,目前最大的危险不是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而是咄咄逼人的流寇。

    流寇的兵力号称达到了二十五万人,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数字,不要说五省总督孙传庭,就算是联合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全部的力量,都不可能彻底剿灭流寇,前些时间,流寇一直没有太大的动静,这让周延儒都觉得奇怪,有着如此雄厚透视生命实力的流寇,为什么不行动,可现在周延儒明白了,原来流寇也在积聚力量,也在选择真正的突破口。

    春节期间是各地官府最为懈怠的时间,春假之后,绝大部分的官吏都回家去了,卫所军士一样要过春节,绝大多数卫所军士的家眷,都是跟随在身边的,这些军士想到的也是好好的过春节。

    李自成和张献忠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动进攻,可谓是用心良苦,这表明他们是一定要获得成功的,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筹谋和策划的。

    湖广巡抚方孔炤、河南巡抚吴甡以及五省总督孙传庭的奏折,悉数都到了内阁,经过内阁的商议和整理,一些奏折也呈奏给皇上了,可皇上好像不是很关心流寇的事宜。其注意力依旧放在南直隶,这让周延儒很是无奈。

    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进入文渊阁,他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杨大人。你说说,李自成和张献忠是否有过私下狗爷心里骂道里的协商。”

    周延儒开口就是这个问题。说明其认真分析了诸多的奏折。

    杨嗣昌想到的也是这个问题,他们都明白,一旦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那就不仅仅是孙对事不对人?说得好听传庭有了巨大的危险,就连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等地的平稳局面,都无法维持了,到时候朝廷不仅仅是震撼,甚至会震动。

    “大人。下官也仔细思索过了,若是李自成和张献忠一起谋划了进攻的策略,后果堪忧。”

    两人同时沉默了。

    朝廷里面的局势他们是清楚的,内阁之中的局面他们也是知晓的,钱士升和侯询的所有心思,都放到南直隶和淮北等地去了,特别是张溥等人上任之后。

    周延儒倒是重视流寇的事宜,杨嗣昌也是提出来要重视流寇的肆掠,可是这样的观点得不到认同,特别是得不到皇上的重视。

    难道真的要等到流寇闹出来大事情了。才会有人真正的重视吗。

    周延儒和杨嗣昌都不想出现这样的局面,他们一个是内阁首辅,一个是兵部尚书。这些都是他们必须要关心的事情。

    沉默了好一会,周延只要自己死死地盯住这个女人儒再次开口。

    “杨大人,本官觉得,流寇重新崛起的事宜,必须要引起朝廷的高度重视,若是各方不能够重视,很有可能出现大问题,李自成包围了南阳府城,张献忠包围了襄阳府城。这两场的府城若是被流寇同时拿下,必将刺激流寇疯狂。接下来的局势不好应对。”

    周延儒说完之后,杨嗣昌马上开口了。

    “大人说的是。下官以为,列车沿着轨道飞驰流寇再次崛起的事情,必须要禀报皇上,而且需要将事态有可能如何的发展,做出详细的分析,唯有如此,才能够引起皇上和朝廷的重视。”
    <他整理了一些有关贺新凉的资料br />“杨大人,你认为该如何给皇上禀报。”

    “下官最为担心的是流寇攻下了襄阳府城,乃至于掌控了整个不要再进来了!”小滑头尴尬地端着茶一溜烟跑了的襄阳府,如此局面就有些麻烦了,襄阳与河南南越走越远阳府、汝宁府毗邻,流寇一旦在这里扎根,北面可以控制和威胁河南、山西等地,西面威胁到四川,南面威胁到贵州和广东等地,东面则可以限制江西和南直隶等地,若是任由流寇占据襄阳一下一下府,那么在他们心中襄阳乃是鱼米之乡,流寇的供给基本能够保证,还能够趁势发展壮大,到了那个时候,想要收拾局面,怕是有可能调动北直隶的大军了。”

    周延儒看着地图,冷不防的再次开口。

    “你认为郑家军有可能再次出动,剿灭流寇吗。”

    杨嗣昌愣了一下,不假思索的开口了。

    “不可能,如此的局面之下,郑家军不会有任何的行动,郑家军如今分部在南京、淮北、陕西、蓬莱和复州等地,这些地方不存在流寇的威胁,特别是陕西,这么多年都是平稳的,下官以为朝中如此的局势,郑大人是绝不会调遣郑家军剿灭流寇的。”

    “是啊,张溥等人到了淮北,恐怕郑大人的注意力,也集中到这方面去了,至于说湖广和河南等地的流寇,不会成为郑大人关注的重点。”

    杨嗣昌张了张嘴,话没有说出口。

    乾清宫。

    皇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听着周延儒和杨嗣昌禀报流寇肆掠的情况。

    禀报以周延儒为主,杨嗣昌只是在适当的时候补充。厨师们马上就活跃起来

    杨嗣昌一直都关注着皇上的表情,说起来他是得到了皇上极大信任的,当初内阁首辅张至发被免去的时候,皇上有意让他出任内阁次辅,不过杨嗣昌委婉的拒绝了,他很清楚自己在内咱们该怎么样还怎么样阁之中的地位,没有那么高的资历,勉强去出任内阁次辅,怕是得不偿失。

    周延儒出任内阁首辅之后,杨嗣昌敏锐的察觉到皇上态度的变化,特别是在郑家军打败了多尔衮率领的后金鞑子和汉军之后,皇上对内阁好像不是很信任了,相反皇上身边的太监,得到了重视,很多时候甚至能够代表皇上做出决定了。

    这不是好的局势,天气年间的时候,先皇完全信任太监魏忠贤,结果导致朝局一片混乱,层出不穷的文武大臣反对魏忠贤,大量有能力的官吏都喜欢血红血红的红色辞官归家了。

    流寇肆掠的事宜,杨嗣昌希望皇上能够重视,而不要将目光一直都对准南京好淮北,毕竟郑勋睿还是太子太保,右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不管”“踩着点子走步就是了怎么说,郑勋睿都不可能直接造反的,而流寇的异动,已经有可能影响到朝局的稳定了。

    周延儒和杨嗣昌终于说完了,两人详细分析了流寇骚乱下一步的动向,指出流寇很有可能以襄阳府为重点,北面逐渐的占据汝宁府和南阳府等地,南面则是蚕食湖广其他的府州县,西面有可能长驱直入进入四川,且不说流寇是不是有如此之大的气候,是不是能够完全占据这些地方,可一旦流寇活动的空间位置增大了,朝廷就难以在短时间之内剿灭了。

    流寇贪婪,每占据一处城池,都是疯狂的劫掠,残杀府州县官吏、士大夫和经商贾,掠夺钱财,这样对地方上是极大的残害和损伤,一旦流寇撤离,城池残破凋零,朝廷和地方上不得不想办法救济,无一例外的要免去地方上的赋税,这又会导致朝廷赋税大幅度的减少,拿不出来银子去剿灭流寇。

    这样的恶性循环一旦形成,很有可能导致流寇力量逐渐壮大起来。

    周延儒和杨嗣昌的有些分析不无道理,可惜朱由检这个时候听不进去,他主要考虑南京和淮北的事宜,还包括陕西、蓬莱和复州等地,本来这次的调整,朱由检打算直接更换陕西巡抚的人选,可仔细思考之后,他没有动什么时候有空就给我打电话,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股流寇,他不可能完全无视,要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调整了陕西巡抚,让陕西的局面也出现动荡,那流寇就会趁虚而入,进入到陕西,所以目前的情况之下,陕西不能够动,要保持稳定。

    朝廷流传流寇的兵力达到了二十万之多,朱由检根本就不相信,李自成和张献查出是乳腺癌忠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招募如此多的军士,就连朝廷都做不到这一点,难不成李自成和张献忠能够做到。

    朱由检想调遣郑家军去剿灭流寇,可这样的话他不能说,好不容易摆明了态度,让朝中所有的文武大臣开始疏远郑勋睿了,这个时候直接给郑勋睿下旨,要求其率领郑家军剿灭流寇,让满朝文武大臣怎么看。

    “周爱卿,杨爱是有缘由的卿,这流寇肆掠的事宜,朕是知道的,朕看内阁专门商议,拿出来处理的办法,呈奏上来之后,朕批阅,下面就照此办理。”

    朱由检简短的几句话,就回应了周延儒和杨嗣昌。

    走出乾清宫的时候,周延儒的脸色发白,杨嗣昌则是低着头不断的叹气,他们都感觉到失望,难道皇上不明白,流寇的事情拿到内阁去议论,还是老一套,什么都议不出来,最终耽误天上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的是时间,要知道湖广、河南以及孙传庭都在眼巴巴等着朝廷的决定。“事情怕还不只是这样

    两人知道,皇上肯定是认为襄阳府城易守难攻,素有铁打的襄阳之称号,依照流寇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拿下,可如今的形势不一样了啊。

    “大人,尽人力看天意,下官也只能够这样说了。”

    周延儒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未完待续)